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诚颖 > 财富与梦想——如何选择中国的高成长股票(代序)(中)

财富与梦想——如何选择中国的高成长股票(代序)(中)

(三)

中国股市20年来在曲折中一路走来,股票市值从1992年的1000多亿元发展到2012年年底的26.78万亿,其中最高时2007年底达到32万亿,流通市值占GDP的比重也从最初的2%快速达到2007年接近38%的水平,在我国股市的快速发展中,创造了无数财富与梦想的精彩演绎。在我国股市中选择高成长股,还必须一方面对股市大势特点进行深入的分析,另一方面把握好我国股市板块轮动的内在节奏,从而真正实现“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回首中国股市,发现短暂的股市历史是牛熊交错更替的历史,也是暴涨暴跌的历史。第一次牛市(1990年12月19日~1992年5月25日)沪深股票市场的规模都较小,且沪市占有明显的优势,股民的投资热情随着股票投资观念的启蒙和股市财富效应的广泛传播而不断高涨,导致规模较小的股票市场出现了严重的供求失衡,个股股价和指数都快速上涨,申华控股和ST方源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股票累计涨幅达到了10倍以上。第二次牛市持续了大约一年半的时间(1996年1月18日~1997年5月12日),不过这次却是绩优股带头的牛市,跑赢大盘的牛股比比皆是,涨幅达5倍以上的股票超过百种。第三次牛市(1999年5月19日~2001年6月13日),以中兴通讯、长城电脑等为首的绩优科技股带动的“5.19”行情为标志,炒作热点不断地由绩优科技股转向经重组而变的科技股、以网络股为主的科技股,及重组股和次新股等。第四次牛市(2005年6月6日~2007年10月16日)的股票指数达到了历史最高点(6092.06点),经济的高速增长为股市的强势走牛形成了坚实的宏观基础,一系列的股市政策也形成了股市的一大利好,催生了股市的快速上涨,股权分置改革、人民币升值、公司治理的加强、新公司法及新会计准则等的实行,使上市公司的业绩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些有业绩支撑的股票引领了此波行情的急剧上涨。第五次牛市(2008年10月28日~2009年8月4日)持续时间最短,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给全球经济和各国的股市带来了灾难性的影响,这场突如其来的危机打乱了我国既定的经济结构调整的步骤,一些原本兴旺上升的行业形势大变,企业不断破产,失业人数尤其是农民工暴增,迫使我们不得不逆转政策导向,保就业、保增长,推迟经济结构调整的步伐。2008年央行连续降息了五次采取了特别宽松的货币政策,2008年11月5日国务院召开会议出台十项扩大国内需求措施(4万亿的投资计划项目建设)。诸如这些宏观经济政策大大地刺激了我国经济的回暖和复苏,为股市的强烈反弹提供了经济基础。经济复苏的预期和各种政策的相继出台,使得这波牛市行情更多是政策牛市。

在资本市场快速发展的同时,我国股市大势上有着自己的特征。其中较为突出的主要有:较强的投机性、暴涨暴跌性和受政策性因素较大影响等特征。这些特征决定了中国股市选择高成长股票必须有自己的逻辑,不能照搬国外的相关经验。

首先,在投机性方面,以市场换手率为例,与境外成熟市场相比,目前中国股市投资者平均换手率偏高,其中个体投资者的资金周转率是机构投资者的两倍,100万以下的个体投资者资金周转率更高,2007年沪市交易所平均换手率为927%,深市交易所平均换手率为987%;虽然近两年来连续下降,但仍处于较高水平。

其次,暴涨暴跌性,由于较强的投机性,无疑是导致股市暴涨暴跌的重要因素之一,从单日涨跌幅角度来看,美国股市一般一日涨跌都在1%以内或者附近,很少有超过2%。超过1%就可以称为大涨或大跌,超过2%就是暴涨或暴跌。而在我国股市,1%、2%比较常见,涨跌3%以上也经常见到。以2009年8月份为例,股市单日涨跌幅度月内超过4%的有4次;如果把1%作为大跌或大涨的衡量尺度,那我国股市几乎每周均有1到3次大涨或大跌。

第三,政策性因素对股市的影响依然较大。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之后,随着宏观调控更多的依赖间接手段和市场手段,政策因素对股市发生作用的空间在客观上被不断挤压,政策市特征随着市场力量的逐渐强大而呈现减弱趋势。但相关的研究表明,在股市仍有待于进一步市场化的背景下,政策市特征在相当长时间内仍将存在。

此外,我国股市在行情特征上还具有明显的板块轮动特征[①]。板块轮动是指投资热点从一个板块向另一个板块转换的格局,正所谓“你方唱罢我方登场”。一方面行业板块波动不仅会受到来自行业本身新信息的影响,也会因其他行业发布新信息而相应波动。另一方面,不同行业之间还存在着波动溢出效应,即一个行业板块的波动会引起另一个行业板块随之波动。行业自身属性和行业之间相关关系,如替代、竞争、互补、产业链上下游、上市公司相互持股等因素是波动相关性出现的内在机制,是板块轮动的基础[②]。投资者预期的改变,不论是出于理性预期调整投资结构;还是出于非理性预期受到市场情绪的感染而产生羊群效应,都会导致行业板块之间的波动溢出和信息传递。板块轮动现象的出现,对于行情的发展极为重要,往往预示着行情延续,投资机会增多。投资者如果能够找准市场热点板块转移的节奏,就能在高成长股选择中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四)

A股市场的特殊性一直让多数投资者摸不着头脑。一方面,少数优质公司上市以来,基本面和股价始终保持着显著高于经济和市场的增速,其成长性穿越了整个经济周期,创造的投资神话不断撩拨着投资者的心弦;另一方面,太多披着高成长股外衣的上市公司业绩屡屡低于分析师的预测,到头来却被证明是不折不扣的投资陷阱。在当前的环境下,坚持成长股投资是在A股致胜的秘密武器。

在美国有所谓的“Tenbagger”,彼得·林奇指出了“Tenbagger”的关键所在,即假定估值不变,当盈利年增长率超过25%时,10年期间公司的盈利和股票价格将上涨约10倍。回首已经过去的十年,中国上涨10倍的个股细细数来也有不少,包括资源股中的包钢稀土、厦门钨业;医药股中的恒瑞医药、云南白药、片仔癀;酒类股票中的贵州茅台、泸州老窖;商业连锁中的苏宁电器等等。A股成长股的行业分布较为分散,周期、消费和IT均有,相对而言,消费类公司更多。从销售收入和净利润数据考察,这些公司发展初期规模普遍较小,销售收入和净利润的年复合增长率平均值在25%左右。

回顾近十多年中国股市的历史,我们可以发现一些关于高成长股的规律。从2001-2007,年中国经济处于加速增长的复苏和繁荣期,且经济增长的驱动力主要为固定资产投资。在这一阶段,化工、机械设备、有色、交运设备、地产股等表现较强,此阶段产生了万科A、三一重工等成长股。2007年四季度开始,中国经济步入增速回落阶段,上证指数也从6124点的高位一路下行,跌幅榜靠前的中国远洋、中国铝业、中海发展等周期股跌幅高达85%以上。但同时有超过30%的A股股票创下历史新高,涨幅超过100%的股票超过100只。分析涨幅靠前的个股,可以发现除了重组类个股,主要集中在医药生物、食品饮料、家电、信息技术等成长行业,2007-2011年这些公司的平均业绩增速超过300%[③],虽然市场估值水平下降,但这些公司的业绩高速增长最终体现为股价独立于大盘创出新高。这一阶段政策的主基调是扩内需的“调结构”,同时居民收入经过前期的高速增长,具备较大的消费潜力,在此阶段下,医药、食品等消费品中成长股涌现。

一切成长股它们的成长规律和前提是:长期需求持续稳定增长,长期供给集中有限的少数公司手里,且长期生产经营简单,不易改变。很多人有一个误区,喜欢成长的行业,但并不是成长行业中所有股票都是好股票。最理想的投资标的是成长行业里的寡头。行业在成长,但分蛋糕的人没有增加,甚至在减少,这样的公司是最具潜力的公司。比如前一阶段的茅台或者现在的同仁堂。如果这个行业在成长,分蛋糕的人越来越多,比如前几年的家电行业,结果其实每个人分到的反而越来越少,这样的行业表面看似乎具备成长性,但实际蕴藏巨大危险。另外,如果这个行业成长的不快,但是分蛋糕的人越来越少,这个行业里龙头公司也值得投资,比如2005年之前水泥行业。

成长股首先是公司经营绩效的持续成长,尤其是经营规模的持续扩大,然后才是这种公司股价的优异表现。短期暴发性增长可能是受益于某种突发性的利好因素,但能够克服经济周期的影响,经营绩效持续成长的公司更受人尊敬。在筛选成长股的核心指标是营业收入的增速。相对于利润而言,收入指标更不容易受到会计的操纵,而且只有收入的持续增长,也即公司经营规模的不断扩大,才是公司成长性的最主要的体现。

其次,成长股都是经过较长时间的考验的公司,一般上市时间应该在5年以上。上市时间较短的公司,尽管可能出现收入或利润的爆发式增长,但未来能否持续成长是个很大的未知数。除了收入增长和持续时间以外,根据对A股上市公司成长性的观察,我们认为成长股的挖掘还需配合以下几个标准:

(1)PEG指标,是用公司的市盈率(PE)除以公司未来3或5年的每股收益复合增长率,合理的PEG应小于1。将成长率和市盈率一起考虑,消除了只以市盈率高低作为判断标准的缺点,适用在具有高成长性的公司。比如高科技股因未来成长性高,PE绝对值也高,会使投资者望之却步,若以PEG作为判断指针,则高市盈率、高成长率的个股也会成为投资标的。

(2)比较合适的净资产增长率,比如8%,而持续超过20%以上的高增长将带来奇迹。比如云南白药,净资产最低的增长率为8%多点,最高接近30%,2000年后大部分达到20%以上。

 (3)“流通股扩张速度”年平均介于1到2倍之间[④]。只有高速增长的企业,才有股本高速扩张的资本。比如,华兰生物从2005年6月的3300万流通股,发展到2009年9月的3.6亿流通股,4年多时间增长10倍多,年平均增长接近2倍。

(4)较低的市盈率,滚动市盈率(TTMPE)≤40倍。投资大师聂夫认为,如果一只股票的市盈率比行业平均水平低40%-60%,那么就可以作为备选的投资对象。但是,基本面很差的公司市盈率也会非常低,如果低市盈率的公司一年成长7%以上,这就会向我们透露出其遭低估的信息,尤其是如果伴随着引人注目的股利。

(5)较低的市净率。对于低市净率的股票,我们还需关注两个指标:资产负债率和货币资金/净资产。对于一家低市净率(0<PB≤2)、低负债率(资产负债率≤30%),且手握大量现金(货币金额/净资产≥50%)的公司,如果其盈利增长良好、行业前景广阔,也是值得我们关注的成长股。

(6)要挖掘那些小市值的品种。股本较小,经过不断成长之后,具备股本扩张的能力,成为大公司才有可能使得股价翻几倍,当年的苏宁电器、美国的微软公司就是相类似的品种。

成长股的选择同样依赖大环境,国内经济高速发展和转型,会诞生很多高成长和伟大的企业。回顾过去每一轮的上涨,成长股的整体涨幅都要优于周期和稳定类个股。从长期来看,更是因为中国经济的转型迫在眉睫,成长股投资的收益可能大大超乎我们的预期。



[①]何诚颖:《中国股市“板块现象”分析》,载于《经济研究》2001年第12期。

[②]孙旭东:《板块轮动的钱不好赚》,载于《证券市场周刊》2009年10月12日。

[③]陈逊:《基金经理笔记:对成长股投资的思考》,《上海证券报》2013年4月13日。

[④]见《奇迹秘诀:成长性大牛股的三大奥秘》,《理财周报》2009年10月20日。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