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诚颖 > 财富与梦想——如何选择中国的高成长股票

财富与梦想——如何选择中国的高成长股票

财富与梦想——如何选择中国的高成长股票(代序)(上)

(一)

我们这一代人经历过文革,那是一个精神至上的年代,谈金论银会被扣上大逆不道的帽子。改革开放唤醒了人们沉睡已久的财富想象力,也给我们提供了通过自身努力来创造价值、改变命运的机会。但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高矮胖瘦各有基因所定,贫富贵贱自娘胎中已有几分定数。在人生的竞技场上,每个人一开始就站在了不同的起跑线上。改变命运的道路虽说千千万万,对于一个毫无背景的人,却是“道阻且长”。如卢梭所言:“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这个社会,穷人为五斗米折腰,富人纠结于世俗的纷纷扰扰,但他们还是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活了下去,因为梦想没有破灭。“地狱无门进不去,天堂被迫走一趟”,人生往往就是这样。如今,赚更多的钱已不再是一个让人羞于启齿的话题。虽然更多的财富并不一定能解决世人所有的烦恼,但没有财富一定会成为世人绕不过的烦恼。赚钱的门道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在众多发财致富的途径中,投机带给我们希望和灵感上的刺激是最独特的。比如赌场就是一个投机的场所,赌博引诱出的亢奋令人欲罢不能,但我们不能把一辈子的希望寄托于赌场。赌徒虽偶有斩获,但得胜的概率总偏向于赌场一方,靠手气为生定有翻船的时候。

股市也是一个投机的场所,但与赌场却有着根本的不同。股市是一个给人以希望的地方,这里不分学历高低,不论前世因果,只要你肯努力,通往财富的大门是向你敞开的;股市是一个公平的竞技场所,它不会嫌贫爱富,这里众生平等,雨露均沾:虽不免内幕交易、操纵市场,但大势并不会因此而改变;股市是一个有章可循的投机场所,股价的起起伏伏看似变幻莫测,但其背后却隐含着合理的逻辑;股市还是一个可以让你终身追求的事业,如巴菲特、索罗斯,虽已是耄耋之年,依然活跃在投资第一线。

经常有人问我,股市能不能帮助我实现财务自由?如果可以,又该如何选出最具潜力的高成长股?股票买卖的艺术是什么?在此,我根据自己的感受讲讲股票选择的方法和原则。股市投资不是某些专家或某一阶层的专利和特权,在股票市场每个投资者都可以、也能够探索股市真谛,特别是对于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来讲,更要敢于质疑所谓的权威,领悟投资的奥秘,从而争取早日实现财务自由。

(二)

2011年,我到沃顿商学院访问学习。沃顿是世界一流的商学院,尤以财务金融学闻名于世,股神巴菲特和投资大师彼得·林奇都曾在此探求投资之道。如今巴菲特已成为家喻户晓的股神,其投资理念在美国也是深入人心:无论机构还是个人投资者,他们大多坚守着巴菲特倡导的价值投资、成长投资的理念,通过挑选出那些具有潜力的公司分享成长带来的价值。而反观国内的投资者,多数人往往存在投机心理,追涨杀跌仍然是他们投资的不二法门[1]。巴菲特和林奇的成功已经告诉我们,股市投资的门径可谓大道至简,但奇怪的是,国内真正愿意追随者却寥寥无几。有些人在囫囵吞枣似的咽下巴菲特的只言片语后,便号称自己是巴菲特的门徒,事实上是盲从者多,得要领者少。

说起高成长股投资,必须提及与此密切相关的价值投资。价值投资是指以影响证券投资的经济因素、行业发展前景、上市公司的经营业绩、财务状况等多方面要素的分析为基础,通过判定股票的内在投资价值来寻找投资机会的投资风格。“内在价值”和“安全边际”是价值投资的两个核心概念。股票内在价值的概念最早由约翰·伯尔·威廉姆斯在《投资价值理论》中提出,股票的内在价值就是股东预期能够得到所有未来现金流的现值。格雷厄姆则把安全边际的概念带到了证券分析中,安全边际是指证券的市场价格低于其内在价值的差异程度,差异越大则价值投资的安全性越有保障。价值投资者相信,在存在信息不对称的市场中,投资大众可能会在某一时段对一家企业过分悲观,导致股价大幅度低于其内在价值,随着时间的推移,信息逐步公开,这个错误将被大众所认识到,股价将向内在价值回归。在此过程中,价值投资者可以通过低吸高抛赚取投资收益。

而与价值投资相对应的则是成长投资。成长投资是一种注重企业发展潜力,认为股票价格不断上涨的动力来自于企业快速发展,盈利高速增长的投资风格。对于成长投资者而言,他们关注潜在增长速度高于市场平均水平的企业,同时这种增长速度应高于大多数投资者的预期,此外还必须具有可持续性。成长投资的关键要点在于选择个别极有可能成功的优异企业,利用市场对这些公司保持持续高速增长的怀疑心理,在价格被低估时买入。相对于价值投资者而言,成长投资者更关注企业的未来成长性,当前股价的高低并不是第一位的考虑要素,一旦判断出企业未来的增长前景较好,可能会在较高的价位介入。这也要求投资者在买入股票以后持续对企业进行跟踪,一旦公司增长出现放慢的苗头,必须尽快抛出股票,否则将遭受严重的损失。

从美国股市运行的历史来看,在过去25年间,价值投资和成长投资各有其风行周期,在价值投资周期中,价值型股票的表现要远远好于成长型股票,反之亦然。在1980-2003年间,价值投资和成长投资呈现出周期轮动的态势。从时间跨度上看,成长投资和价值投资所占的时间基本旗鼓相当,平均每个风格周期持续的时间为2-3年。从投资回报的角度看,Russell 1000价值指数的平均年度收益率为14.5%,而Russell 1000成长指数的平均年度收益率为12.5%,价值投资稍优于成长投资[2]

美国股市的价值周期和成长周期轮动似乎非常具有规律性。然而,这是事后观察得出的结论,对于美国股市之中的投资者而言,两种投资风格的更替往往反复无常。例如,经历过90年代早期的经济衰退之后,成长投资逐步成为市场主流投资风格,在1995-1997三年的时间里,成长投资都优于价值投资,到了1998年初,就在大多数投资者都以为市场应该向价值投资阶段转移的时候,互联网技术的突破为新经济概念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间,投资者开始疯狂追逐信息技术类股票,成长投资旋即再次成为市场的主流投资风格。在1998-2000年,成长投资的收益率超过价值投资的程度为25.1%(价值:10.3%,成长:35.4%)[3],创下历史记录。从时间跨度上看,从1995年开始至2000年网络泡沫破裂,这一轮成长投资周期足足持续了6年时间。在这一阶段,许多坚持纯粹的价值投资理念的基金经理不得不面临业绩低下,甚至失业的危险。

然而到了2000年4月,就在所有人还在幻想网络热潮能够再上台阶的时候,形势却开始急转直下,许多网络公司的股票突然在一夜之间变得一钱不值。缓过神来的投资者开始迅速将手中的股票换成价值类股票,驱动股市快速进入价值投资周期。事实上,在2000年4月到2002年底的“后泡沫时代”,价值投资风格也做出了过度反应,价值投资的收益率超过成长投资的程度同样比历史上以往任何一次都多,达到了27.5%(价值:-1.9%,成长:-29.4%)。

对于投资者而言,如何选择一个合适的投资风格策略,在长期获得持续稳定的收益,是一个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在股市投资风格周期轮动的大背景下,一般人很容易想到,投资者可以根据市场投资风格的变换,灵活的地加以调整,使其与市场风格时刻保持一致,即所谓灵活风格策略。从理想的状态来看,如果投资者每次都能根据市场变化进行调整,使自身的投资风格与市场时刻保持一致的话,其业绩必定是非常惊人的。然而,在投资实践中,要想灵活的根据市场动向,迅速准确地判断出市场投资风格的转换并非易事。

影响风格周期转换的要素非常多,包括宏观经济的景气程度、通货膨胀水平、上市公司盈利增长水平、估值水平、股利支付水平、技术创新以及大众情绪等等。有时候可能是这几个因素驱动风格周期转换,而下次可能又是另外几个因素起作用,即使是经验丰富的资深投资者,也很难每次都做出正确的判断。

从我国目前证券市场的实际情况来看,由于投资者还不够成熟,投资心态普遍浮躁,价值周期和成长周期更替的频率较美国市场更高。同时影响市场风格周期的不确定因素更多,更加难以把握。因此就目前而言,采取灵活投资策略的风险性很大,对于希望保持长期稳定业绩的投资者来说需要更加深入研究我国股市的大势特点和行情特征,掌握如何选择高成长股票和价值低估类型的选股方法,不断历练投资理念,选择好买卖时机。



[1]我们从中美两国投资者的换手率就可看出一二。数据显示,国内公募基金的年度平均换手率在250%~350%之间,这意味着国内基金平均每3到5个月就会将全部持仓更换一次,而美国股票型基金经理近年来平均每年换手率仅60%~80%左右。

[2]王策:《美股二十年启示》,载于《21世纪经济报道》2005年9月25日。

[3]上投摩根:《从美国股市投资风格周期演变看投资风格策略的选择》,2005年9月12日。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