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诚颖 > “现代”与“传统”并存,企业素质决定资本市场的表现

“现代”与“传统”并存,企业素质决定资本市场的表现

上周A股市场继续走低,没有实现新年的开门红。小盘股集体跳水,所幸的是有权重股的集体护盘,才使得大盘跌幅不深。上证综指上周的跌幅为1.64%,盘中再次创出调整的新低2132.63点;受小盘股的拖累,深成指上周跌幅为3.19%,创出8486.58的新低;中小板和创业板综合指数上周分别大跌了6.58%和8.45%。加加食品、利君股份、博彦科技三只新发股票“生不逢时”,新年之初,就上演了破发的“悲剧”,分别下跌24.33%、23.2%和14.09%,加加食品更是较发行价下跌26.33%,创下了A股新股上市首日的最大跌幅。

1 发达市场表现抢眼,新兴经济体跌幅靠前

A股市场2011年惨淡的行情,加之2012年开局不利,的确是让人“忧从中来”。如果回顾2011年欧美发达资本市场的表现,更让人忧心如焚:尽管有欧债危机的困扰、美国国债信用评级下调事件的影响,处于水深火热的“资本主义国家”在资本市场上却表现突出,尤其是美国,还有4.7%的涨幅;新兴经济体资本市场的表现远没有自身经济增长的表现那么抢眼,尤其是亚洲新兴经济体的资本市场跌幅更大,跌幅在20%以上的资本市场大有人在。

 

表1:发达与新兴经济体的资本市场比较

指数

年初

年末

涨跌幅

美国

11670.75

12217.56

4.7%

英国

6013.87

5572.28

-7.3%

法国

3900.86

3159.81

-19.0%

德国

6989.74

5898.35

-15.6%

荷兰

359.86

312.47

-13.2%

西班牙

9888.3

8566.3

-13.4%

日本

10398.1

8455.35

-18.7%

韩国

2070.08

1825.74

-11.8%

加拿大

13402.31

11955.09

-10.8%

中国

2852.65

2199.42

-22.9%

阿根廷

3628.48

2642.63

-27.2%

台湾地区

9025.3

7072

-21.6%

巴西

69962.33

56754.08

-18.9%

新加坡

3235.77

2646.35

-18.2%

印度

20561.05

15454.92

-24.8%

 

资本市场的表现与实体经济运行态势之间的关系令人费解,发达国家如此,新兴市场更如此。实体经济发展方面,在过去的几年内,欧美等发达经济体受制于金融危机、债务危机等影响,经济增长乏力,给人的感觉是日薄西山;而新兴经济体却屡创经济增长的奇迹,始终保持着高速的增长。弄清楚实体经济向好与资本市场低迷的矛盾,有助于判断A股市场的走势。

2 企业素质决定资本市场的表现

发达市场与新兴市场体制有别,同一体制内也各有千秋,更不用说宏观经济政策、投资工具的纷繁复杂。如果化繁为简,从资本市场的最基本构成单位考量,对上述现象的解释可能会直接一些。投资者将资本投入企业期望获得资本的最大增值,企业作为资本市场最基本的单位通过生产经营与技术进步,实现利润的最大化,从而带给投资者最大回报,以赢取投资者更多的青睐。这一过程实现了资本市场优化配置金融资源这一最基本的功能。可以说,在既定的制度条件下,企业自身竞争力的强弱,深层次的决定了资本市场的运行效率,从表象上看则是决定了资本市场的走势。

企业素质决定了资本市场表现的差异。以美国为例,全球企业500强中美国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均在前列,特别是前50强企业中美国占了近2/3。极强的技术水平与管理能力造就了极强的国际竞争力,这让美国企业能够在全球进行资源和资产两方面的配置:标普500指数成分的公司海外利润占总利润的50%以上。历经此次金融危机,美国在居民、企业、政府、金融四部门的资产负债表框架下,企业的资产负债表最好,财务结构合理,实体经济损伤不大。全球化战略的实施,即便是美国自身经济较差,企业还可以在新兴市场或其他经济好的国家赚钱。之前备受诟病的“产业空心化”现象,现在反而成了美国经济的一个优势。优质的企业,能让美国资本市场历经磨难而表现出色。

在新兴市场中,仅以我国为例。如果不考虑垄断因素,A股市场中能进入世界500强的企业实属凤毛麟角。我们才刚刚面临走出去的阶段,很少有企业能够具备世界级的竞争能力,更不用说实现全球化的战略布局。即便是新兴产业,也大都过着“靠天吃饭”的日子:依赖于税收优惠、财政补贴、政府采购与信贷政策的偏斜等,没有形成自身的竞争优势。特别是多年外向型经济的发展,使不少企业形成对外部经济的依赖。经济形势向好,企业生产突飞猛进,盈利增加,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是一路高歌;经济形势遇冷,企业的生产经营陷入困顿,投资者预期企业未来盈利能力减弱,股价也陷入长期低迷的走势。

A股市场“十年零涨幅”的说法虽欠妥当,但A股市场的确没有反映我国经济每年不低于9%的增长状况,更没用给股民带来应有的回报。A股市场不反应经济运行的提法也说不过去:各种旨在维持我国经济平稳快速增长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产业政策尚未出炉,股市便会随风而动,以示应和。因此,可以说A股市场反映了政策变动方向,也反映了企业盈利与政策的紧密相关性。

3 企业的机遇在结构调整中凸显

1月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全国企业景气调查结果显示企业景气与企业家信心指数双降:2011年四季度企业景气指数为128.2,比三季度回落5.2点;企业家信心指数为122.0,比三季度回落7.4点。如果真如经济学家们的预测,欧债危机过后是新一轮的美债危机,2012年的经济形势更加复杂,中国内部经济结构如不及时调整,持续高增长或许是幻觉。

2012年的经济目标是要实现“稳增长”、“控物价”、“调结构”与“惠民生”。不少实施赶超战略的新兴市场中,一个常见的现象是,政府在优化产业结构时,直接介入投资活动以寻找具有潜在竞争优势的部门、地区,使之成为新的增长点。这样的战略不能保证政策干预所引导的投资方向符合动态比较优势。政府在经济活动中的越俎代庖导致了诸多失败案例,如日本重工业化战略及其他产业政策的实施,所选择出的产业远没有那些市场筛选出来的产业竞争力强,反而造就了大量“僵尸”企业,降低了经济的效率。

2012年积极的财政政策配以稳健的货币政策,在进行经济结构的调整时应该是更具有“导向”作用:在支持新兴产业的同时引入竞争机制,促进企业做大做强。鉴于民企在创业模式、融资模式、管理模式上的独树一帜性,可以解除其束缚使更多的民企与国企在竞争的格局中发展为世界级企业,跻身国际舞台参与竞争,就可以为中国经济的对外扩展提供张力。政府积极扶持中小企业发展壮大,应该是中国经济发展战略的新方向。在具体的措施上,可以通过降低关税、推进营业税改增值税改革试点等,增加能源资源产品、先进设备和关键零部件进口,减轻企业税负,推进产业结构调整。

4 A股市场的机会:“现代”与“传统”并存

上市公司股价走势对政策具有依赖性,也表明在政策相对宽松的预期下,A股市场的表现不会比2011年更差。2012年宏观政策的基调,会给消费与新兴产业带来溢价。与此同时,传统产业的调整也会给投资者带来获利机会。这一机会是指那些能够在行业整合程中处于竞争优势地位的公司。鉴于市场竞争的充分性,传统产业更容易出现强者恒强的局面,技术水平与市场竞争能力差的公司将面临被整合的处境。新兴产业发展的背景又要求传统产业提升自身技术实力,落后产能进一步淘汰则使得传统产业龙头企业明显受益。对传统产业的投资理应乐观,因为新兴产业在相当多的链条上也依赖于传统产业的发展水平。这种相互依存的关系也使传统产业长期存在投资机会。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经济结构调整逐步展开,传统行业的龙头公司与新兴产业会带给投资者更多的回报。

形势虽严峻,但没有必要过于悲观。自从我国加入“WTO”以来,国内企业经受住了各种考验——国内经济形势的跌宕起伏、国际金融危机的考验、外来巨头竞争者的挑战等多种不利冲击,但依赖于国内企业,我国经济依然保持了快速稳定的增长。最为关键的是,多年的“短兵相接”,国内企业已经学会了“与狼共舞”,与国外那些小心翼翼修补资产负债表的跨国企业相比,国内企业的舞步甚至更为稳健与从容。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