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诚颖 > “一行三会”齐发声,防范和化解重大金融风险

“一行三会”齐发声,防范和化解重大金融风险

2018年伊始,“一行三会”密集发声,对于防范金融风险,维持金融稳定进行表态,并推出多项监管规定和相关举措,加强对金融乱象的整治,为2018年全年金融工作定下了基调。

1月15日证监会副主席姜洋在第十一届亚洲金融论坛上表示,证监会将按照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要求,继续推进依法全面从严监管,严厉打击市场投机炒作行为,不断净化市场生态。

1月17日,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接受《人民日报》专访时表示,当前我国金融体系风险总体可控,但面临的形式依然严峻,重点防范金融去杠杆、影子银行、违规金融控股公司、非法集资、房地产泡沫、地方政府债务等方面的风险,“把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放在首位,是战略思维、辩证思维和底线思维的体现”。1月13日银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以持续推进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严肃惩处违法违规行为,规范银行业的经营行为,引导银行业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防范和化解银行业风险。

1月17日,保监会制定了《打赢保险业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总体方案》,提出积极主动防范化解保险业重大风险,筑牢保险业风险“防洪堤”,打赢保险业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

2017年底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在中国经济年会上表示,央行将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坚决治理金融乱象,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

防范金融风险的背景

近几年中国内外部经济形势发生了变化,经济从高速增长逐渐转变到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不再单纯追求经济发展速度,而更加关注经济发展质量,以前被经济高速增长掩盖的风险在经济新常态下逐渐暴露,地方政府债务、资金脱实入虚、互联网金融、虚拟货币、影子银行、房地产泡沫等问题日益凸显,美联储加息、美国税改等外部环境变化也给中国经济发展带来了新的风险,增加了经济的调控难度。

作为现代经济体系的核心,金融体系的风险逐渐累积,尽管当前我国金融风险总体可控,但金融领域乱象丛生,套利投机泛滥,严重地损害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初衷,蕴藏着巨大的金融风险。当前我国分业监管的体系,难以适应混业经营的趋势,导致在部分领域监管缺位,部分金融机构游走在在边缘地带进行监管套利。诸如国企债务、地方债务、房地产泡沫、影子银行等金融问题日益凸显等,金融脱离了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资金在金融系统内自我循环,金融资产快速膨胀却无助于实体经济的发展。

对此,党和政府未雨绸缪,多次强调防范金融风险的重要性,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指出“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2017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同样强调,发挥金融更好为实体经济服务,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作为今后3年的三大攻坚战之首。2017年7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指出,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要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会议上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以加强不同监管部门之间的协调,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落实金融监管部门监管职责,并强化监管问责。

金融风险防范主要任务

正如周小川行长在2017年11月撰文指出的那样,中国当前面临的主要风险是金融高杠杆率和流动性风险、金融机构信用风险、跨市场跨业态跨区域的影子银行和违法犯罪风险,究其原因,在于实体经济结构性失衡、金融监管体制缺陷、金融业开放程度不足等。

防范金融风险任重而道远,要加强党的领导,强化金融监管,完善金融调控机制,抓住金融运行规律,循序渐进进行引导,促进金融和经济发展良性互动,防范和化解重大金融风险。一是要促使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服务实体经济是金融立业之本,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目前资金“脱实入虚”的情况严重,货币在金融系统内“空转”,大量资金流向房地产等部门,合理引导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可以从根本上化解金融系统风险。二是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要对金融市场、金融机构等体系进行改进,防范金融风险在不同金融机构的产生以及在金融市场上的快速传染。三是建立完善的金融监管协调制度,加强在不同领域的监管协调,压缩监管套利空间。我国当前实行的是一行三会的分业监管模式,随着金融创新发展,混业经营已经成为当前金融实体经营的主流模式,不少大型金融集团拥有证券、保险、银行、基金等多个牌照,在金融产品和服务方面也不再局限于各自的领域,客观上加速了金融风险在不同领域的传染,这对于金融监管工作也带了更大的挑战,加强不同监管部门之间的协调合作,有利于加强对于金融风险的监管,2017年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初衷也在于此。四是疏堵结合,合理引导,坚持发挥市场在金融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对于金融风险进行合理的引导、疏通,做好重点领域的风险防范和处置。

不同领域金融风险防范措施

从金融系统不同领域来看,在银行、保险、证券领域面临的情况也有所不同,需要根据不同领域存在的风险提出相应的风险防范和化解措施。

从证券领域来看,主要风险集中发行人欺诈上市、上市公司违规、财务信息造价、内幕交易,虚假陈述、操纵市场等,对此,一是需要强化监管,对于扰乱市场的行为进行整治和处罚,遏制内幕交易、无序减持等扰乱资本市场行为。2017年证监会部署多次专项执法行动,侦办了一批大案要案,对于资本市场违法犯罪行为形成震慑作用,行政处罚数量、金额都创历史新高;二是引导长期资金入市,增加市场稳定因素,实现资本市场向价值投资的风格转变;三是提升上市公司质量,防止股市“病从口入”,对于发行人进行严厉审查,确保高质量的企业才能到资本市场上融资,以从源头上切断资本市场风险,2017年被终止审查的拟IPO企业远高于2016年,就可以看出从严监管的决心。四是通过多种措施,提升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采用IPO、可转债、优先股、配股等方式,增加企业直接融资比重,满足更多优质企业的融资机会,通过并购重组等方式,降低企业的杠杆率,引导私募机构投资服务于中小企业。

从银行领域来看,主要风险点在于资金脱实入虚、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产品风险、银行治理机制不健全、利益输出,违法违规开展业务、信贷领域的腐败等,就监管部门而言,需要出台相关政策,引导银行业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防控银行业风险,针对银行业存在的市场乱象,有的放矢的进行整治,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一是将同业、理财、表外等业务以及影子银行作为2018年整治重点,从同业、理财、表外业务三个领域入手,开展专项治理和综合治理;二是规范银行治理机制,切断银行业风险的源头;三是对于委托贷款资金来源和资金投向实施了“双向堵截”,明确委托贷款资金不得从事债券、期货、金融衍生品、资产管理产品等投资,不得作为注册资本金、注册验资,不得用于股本权益性投资或增资扩股等。

在保险行业领域,公司治理失效、资本不足、外部风险冲击与传递、保险资金错配问题、偿付能力、保险业务风险、流动性管理都是潜在的重要风险点,对此需要引导保险业回归保险本源,坚持“保险姓保”,强化资本负债管理,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对于重点领域的风险进行检测和识别,并出台相应的应对措施,提升保险公司偿付能力,打击保险领域的违法违规行为,加强薄弱环节的制度建设。

1 不同领域的关键风险点和应对措施

 

关键风险点

应对措施

银行业

影子银行、杠杆率过高、通道业务、资金脱实入虚,治理机构不健全、信贷违规

强化银行公司治理,推动银行业去杠杆、去通道、去链条,对于同业、理财、表外业务三个领域开展专项治理和综合治理,对于委托贷款资金来源或资金投向进行限制,对于违规违法行为进行处罚

证券业

企业杠杆率上涨过快、信息披露违规、内幕交易、操纵市场、欺诈上市、虚假陈述、无序减持

创新融资方式、加大股权融资和债务重组,加强处罚追责,改善投资者结构,引导长线资金入市,对于首次公开发行从严监管,对于违法违规行为严厉查处,对无序减持进行规制

保险业

少数问题公司风险、公司治理失效风险、资金运用风险、保险风险、资本不足风险、新型保险业务风险、外部传递风险、群体性事件风险等重大风险

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控与处置、坚决打击违法违规保险经营活动、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重点改革市场准入制度,改进公司治理监管制度,改进保险产品管理制度,强化保险公司在保险产品管理中的主体责任

资料来源: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未来展望

展望2018年,我国经济形势面临着更加复杂的内外部环境,在经济走入新常态,持续推动供给侧改革,保持经济平稳发展的既定经济方针政策下,防范金融风险,维持金融体系的稳定至关重要。未来还将继续提升金融监管效率,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完善金融制度、优化融资结构,继续推动金融对外开放,构建良好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保持金融监管高压态势,在各个领域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攻坚战,积极主动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确保金融与实体经济的良性循环。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