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诚颖 > 聚焦“货币政策”——新一轮定向降准:画饼难以充饥

聚焦“货币政策”——新一轮定向降准:画饼难以充饥

国庆长假前夕,央行突发 “红包”( 银发〔2017〕222 号)。9月30日下午,根据央行官网的消息,为支持金融机构发展普惠金融业务,聚焦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以及农户生产经营、创业担保、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助学等贷款,人民银行决定统一对上述贷款增量或余额占全部贷款增量或余额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实施定向降准政策。凡前一年上述贷款余额或增量占比达到1.5%的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可在人民银行公布的基准档基础上下调0.5个百分点;前一年上述贷款余额或增量占比达到10%的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可按累进原则在第一档基础上再下调1个百分点。上述措施将从2018年起实施。

央行有关负责人就此次降准进行了阐释。一是拓宽了原有定向降准的范围,此次定向降准可覆盖全部大中型商业银行、约90%的城商行和约95%的非县域农商行。二是对原有定向降准政策实施了优化,聚焦真小微、真普惠,指向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以及农户生产经营、创业担保、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助学等贷款,政策精准性和有效性显著提高。三是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政策并不改变稳健货币政策的总体取向,央行将继续实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引导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平稳适度增长,为经济稳定增长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

受降准消息影响,9日开盘后,银行股高开低走,市场表现出对此次定向降准的谨慎态度。

一是降准政策并未立即实施而是2018年初。央行预留了一个季度的缓冲期。定向降准是稳增长的重要信号,目前来看,四季度经济下行压力不大,企业去杠杆仍在继续进行,央行未雨绸缪,提前向市场发出信号,表达了央行坚持金融业服务实体经济、坚持防控金融风险、坚持经济平稳运行的态度。

二是此次降准只是对原有范围的拓展和优化并非新政。早在2014年和2015年,央行就对金融机构实施过定向降准(银发〔2014〕164 号、银发〔2015〕327 号),此次定向降准只是进一步深化,绝非另类降准新政策。

此次降准考核范围从小微企业贷款和涉农贷款调整为惠普金融领域贷款,几乎覆盖了所有商业银行。继续保留两档考核机制。第一档是上年普惠金融领域的贷款增量占全部新增人民币贷款比例达到1.5%,或上年末普惠金融领域的贷款余额占全部人民币贷款余额比例达到1.5%;第二档是上年普惠金融领域的贷款增量占全部新增人民币贷款比例达到10%,或上年末普惠金融领域的贷款余额占全部人民币贷款余额比例达到10%。两档考核机制鼓励信贷资源向普惠金融领域倾斜。

第一档基本可以覆盖全部大中型商业银行、大约90%的城商行和大约95%的非县域农商行,但这不能理解为全部覆盖的银行都能降准0.5个百分点,因为此前央行已经规定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或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国有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可执行较同类机构法定水平低0.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已经有相当比例的银行满足条件,享受了0.5个百分点的定向降准优惠,因而并不在此次降准行列。从实际情况看,第一档考核标准对市场流动性影响的不大。

关键在于第二档标准。央行相关负责人称:“这一档标准相对较高,只有在普惠金融领域贷款投放较为突出的商业银行才能达到”。能满足第二档考核标准的商业银行较少。新的降准政策在2018年初实施,考核各商业银行2017年度数据,因而存在一种可能性:一些银行还可以利用第四季度的时间,重新配置信贷资源,从而满足第二档标准。不过从更加实际的角度来看,两档评价标准差距较大,未来能满足第二档要求的银行仍属少数。

从央行通知和相关负责人解释来看,此次降准主要目的不是释放流动性,更多的是为了优化信贷资源,支持实体经济,正向刺激银行加大对普惠金融资源投放力度,并不表示央行货币政策转向。如若第四季度经济保持平稳增长,央行为了达到优化信贷结构并而不增加流动性的目的,不排除未来出台政策对冲此次降准带来的流动性。

A股市场方面,定向降准当然是一定程度的利好消息,但不能高估此次降准对A股的影响。2014年至今,央行共有8次降准,其中3次为定向降准,5次为全面降准(见附表)。从历次降准后A股市场表现看,并没有明显的规律可以遵循。9日银行股高开低走,亦反映了市场的谨慎情绪。一般而言,监管层流动性考核会导致年底和年初的市场流动性较为紧张,明年初实施降准,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缓明年一季度的流动性压力,不过对今年第四季度流动性影响不大,但有利于改善市场对于中长期资金的预期。再者,十九大召开在即,高层企稳意图明显,不希望市场有太多的波动,避免新一轮降准对市场造成较大冲击。此外,伴随着美联储加息和缩表日益提上日程,未来人民币贬值压力会加大,从这个角度看,央行大规模释放流动性的可能性不大,A股难以得到大量新入资金的支撑。

表:央行历次降准梳理

时间

是否全面降准

适用范围

下调(%

2014-4-25

县域农商行

2

2014-6-16

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不含2014年4月25日已下调过准备金率的机构)

0.5

2015-2-5

(1)所有存款类金融机构。(2)对小微企业贷款占比达到定向降准标准的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对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4个百分点

0.5

2015-4-20

各类存款类金融机构

1

2015-6-28

(1)“三农”贷款占比达到定向降准标准的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2)三农”或小微企业贷款达到定向降准标准的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外资银行。(3)降低财务公司存款准备金率3个百分点

0.5

2015-8-26

(1)所有存款类金融机构。(2)额外降低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社和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0.5

2015-10-24

存款类金融机构

0.5

2017-9-30

普惠金融占比达到一定比例的金融机构

0.5

资料来源:国信证券博士后工作站

 

整体而言,我们预计,此次降准对A股的影响大致中性,不可高估此次降准的影响力。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