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诚颖 > 聚焦“经济动态”—— “金砖+”时代到来

聚焦“经济动态”—— “金砖+”时代到来

2017年9月4日,金砖国家领导人在中国厦门市围绕“深化金砖伙伴关系,开辟更加光明未来”成功举行了第九次会晤。本次会晤在金砖合作已有进展的基础上对未来共同发展的愿景进行规划和展望,在协商一致的前提下通过了《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宣言》。

作为金砖国家组织的10周年会议,厦门宣言一方面回顾了过去10年间金砖国家组织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取得的重大成就,另一方面就下一个十年中,金砖国家组织如何开展更加紧密的合作、如何为全球治理贡献金砖国家的智慧、如何推进新型全球化进程提供金砖国家的方案等问题,制定了一个行动纲领。因此厦门宣言是一个承上启下的重要纲领性文件,依照该宣言的行动计划,预计未来十年金砖国家组织将在国际舞台上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而在峰会上提出的“金砖+”则会概念的提出给了我们一个重要的政治和经济展望。

金砖组织发展过程

“金砖国家组织”或者“金砖五国”(BRICS)的称谓引用了俄罗斯(Russia)、中国(China)、巴西(Brazil)、印度(India)和南非(South Africa)的英文首字母。由于该词与英语单词的砖(Brick)类似,又一共涉及五个国家故而被称为“金砖五国”。

需要指出的是, 金砖国家这一概念最早是一个非政治的经济概念。2001年,美国高盛公司首席经济师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首次提出“金砖四国”这一概念(最早的概念中没有涉及南非)来指代新兴市场国家。

2006年,金砖国家中的前四国外长在联合国大会期间进行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会晤。随后金砖国家在2008年到2009年期间建立了一系列的国家间会谈和峰会机制,从而由一个概念正式拓展为国际政治实体。2009年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进行了首次金砖国家首脑会议,会议被确定为每年一次。到了2010年南非正式加入后,该组织的其英文单词变为“BRICS”,并改称为“金砖国家”。金砖国家的标志是五国国旗的代表颜色做条状围成的圆形,象征着“金砖国家”的合作,团结。

(一)金砖历次峰会回顾

下面我们整理历次领导人峰会具体细节如下:

表格 1:金砖国家峰会简介

届数

时间

地点

主要成果

第一届

2009年6月

俄罗斯叶卡捷琳堡

这次会晤正式启动了金砖国家之间的合作机制。会晤中,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四国领导人就国际金融机构改革、粮食安全、能源安全、气候变化以及“金砖四国”未来对话与合作前景等重大问题交换了看法,并在会后发表了《“金砖四国”领导人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会晤联合声明》。在联合声明中,四国呼吁建立一个更加多元化的货币体系,提高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在国际金融机构中的发言权和代表性,并承诺推动国际金融机构改革,使其体现世界经济形势的变化。

第二届

2010年4月

巴西巴西利亚

四国领导人重点就世界经济金融形势、国际金融机构改革、气候变化、“金砖四国”对话与合作等问题交换看法,并发表《联合声明》。在联合声明中,四国商定推动“金砖四国”合作与协调的具体措施,“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初步形成。在第一届与第二届金砖峰会上,金砖国家的数量为四个。

第三届

2011年4月

中国三亚

此次会议的亮点是新成员南非首次参加会晤,金砖四国开始变为金砖五国。会议通过《三亚宣言》,对金砖国家的未来合作进行了详细的规划,决定深化在金融、智库、工商界、科技、能源等领域的交流合作,重申国际经济金融机构治理结构应该反映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增加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性。

第四届

2012年3月

印度新德里

会议发表了《新德里宣言》。会议探讨了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可能性,希望该银行能与世界银行并驾齐驱。金砖国家明确提出全球治理改革的诉求,呼吁建立更具代表性的国际金融架构,提高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性,提出在2012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年会前如期落实2010年治理和份额改革方案的要求。会议签署了两项旨在扩大金砖国家本币结算和贷款业务规模的协议,使得金砖国家间的贸易和投资便利化。

第五届

2013年3月

南非德班

会后发表了《德班宣言》和行动计划。这次会晤加强了金砖国家的合作伙伴关系,传递了金砖国家团结、合作、共赢的积极信息。会议决定设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外汇储备库,宣布成立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和智库理事会,在财金、经贸、科技、卫生、农业、人文等近20个领域形成新的合作行动计划。会议推动构建金砖国家与非洲国家的伙伴关系。会晤以金砖国家同非洲的伙伴关系为主题,首次举行了金砖国家与非洲领导人对话会,传递了金砖国家愿与非洲国家在基础设施领域加强合作、促进非洲互联互通、释放非洲发展潜力的积极信号。在峰会开幕当天举行金砖国家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期间,中国财政部和中国人民银行分别与巴西财政部和巴西中央银行签署了财经合作谅解备忘录和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在当天举行的金砖国家第三次经贸部长会议上,金砖国家的经贸部长共同发表了联合公报和《金砖国家贸易投资合作框架》文件。

第六届

2014年7月

巴西福塔莱萨

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期间,五国领导人决定,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总部设在中国上海。建立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五国领导人还共同见证了多项合作协议的签署。会议发表《福塔莱萨宣言》。

第七届

2015年7月

俄罗斯乌法

会晤期间,五位领导人举行了小范围会议、大范围会议,出席金砖国家同欧亚经济联盟、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观察员国和受邀国领导人对话会,共同会见了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成员。五位领导人围绕“金砖国家伙伴关系—全球发展的强有力因素”主题,就全球政治经济领域重大问题以及金砖国家合作深入交换了意见。会晤发表了《乌法宣言》及其行动计划,通过了《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

第八届

2016年10月

印度果阿

五国领导人围绕“打造有效、包容、共同的解决方案”主题,就金砖国家合作及其他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看法,达成广泛共识。会议通过了《果阿宣言》,金砖五国还签署了农业研究、海关合作等方面的谅解备忘录和文件。在果阿会晤上,金砖五国决定加强务实合作。五国同意进一步推动保险和再保险市场合作、税收体系改革、海关部门互动等,并探讨设立一个金砖国家评级机构的可能性。此外,五国就在农业、信息技术、灾害管理、环境保护、妇女儿童权利保护、旅游、教育、科技、文化等领域加强合作也进行了沟通协调。金砖五国一致认为,当今世界正在经历深刻变革,并向着以联合国发挥中心作用、尊重国际法为基础,更加公平、民主、多极化的国际秩序转变。金砖国家有必要秉持团结、相互理解和信任的精神,加强全球事务的协调和务实合作。五国强调共同应对国际问题,以及通过政治和外交途径和平解决争端的重要性,并重申对《联合国宪章》原则的承诺。

(二)本次峰会影响解读

图片 1:金砖国家与北约示意图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一样,金砖国家组织不同于北约,其合作机制有赖于其经济层面的整合,而非军事层面的安全架构。在本次发布的《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宣言》中我们看到,宣言依旧秉持了金砖国家组织的“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价值理念,在务实合作发挥全球增长引擎的作用全力打造全新的全球经济治理架构两个层面上对金砖合作组织未来十年的发展目标提出了总体的设想。

尽管今年年初以来世界经济增长基础相较去年更加稳固,全球协同下抗风险能力也确实在增强,但是国际政治经济环境“黑天鹅”和“灰犀牛”频发,地缘政治风险和国际关系格局出现了许多突发性因素,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在增加,经济下行的风险也在聚集。特别是在峰会举行的前一天,9月3日朝鲜完成了第六次核爆(氢弹)实验,此举也表明了当前国际形势的复杂局面,和非对称对抗在世界局部地区的升级态势。因此,为了维护新兴市场国家国家的发展利益和世界的基本和平状态,世界各国的经济发展更需要对话协商、竭诚合作。

事实上,在近些年的国际经济组织中,金砖国家不仅形成了推进经济合作的政治领导人和职能部门的会晤惯例,而且形成了经贸、金融、工商、农业、教育、科技、文化、智库等配套合作机制。尤其是金融合作机制建设上我们看到,2014年成立的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已经开始为成员国在面临国际收支压力时提供短期流动性支持;而2015年7月又建立了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不仅为金砖国家,而且为其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可持续发展提供资金支持。本次会晤特别强调落实《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以及在贸易投资、制造业和矿业加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资金融通、科技创新、信息通信技术合作等优先领域的倡议,以推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等重要举措。

(三)“金砖+”概念值得关注

与此同时值得关注的是,本次峰会核准了《金砖国家投资便利化纲要》、《金砖国家服务贸易合作路线图》、《金砖国家经济技术合作框架》等一系列重要文件。这意味着金砖国家组织之间的整合和协同开始进入到全新的阶段,即所谓的“金砖+”时代。这一方面这意味着金砖国家组织作为一个国家组织实体,其内的聚合力将会逐渐加强,在另一方面,作为新兴市场国家的代表,“金砖+”理念的提出又对金砖国家组织未来与其他国家之间(特别是南北合作和南南合作)的经贸合作提出了全新的思路和定位。

从目前的理解看来,“金砖+”的本质就是上述重要文件所规定的领域内加强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及其他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务实合作,以推动世界经济的发展。换言之,“金砖+”的内涵,即包括合作内容的不断拓展,也包括合作对象的不断增加。该战略可以视为未来十年金砖国家组织与外界的合作与发展的路线图。伴随着西方发达国家在世界经济版图中的比例逐渐下降的趋势,国际政治话语权和国际经济话语权存在明显的错位存在,相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通过实现经济上的双赢,从而带动促进全球良性治理,包括打击恐怖主义、关注全球气候变化、能源安全、地区热点问题、权力腐败、核扩散问题、难民问题等也将成为金砖国家组织致力于积极参与并提供正向影响的重要方向。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