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诚颖 > 聚焦“金融风险”|“灰犀牛”与“黑天鹅”,谁会是下一个风险点?

聚焦“金融风险”|“灰犀牛”与“黑天鹅”,谁会是下一个风险点?

2017年7月14日-15日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与前四次金融工作会议相比,会上做出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重大决定,强化金融监管协调,补齐监管短板;这是自第一次会议设立保监会代替央行分管保险事宜、第二次会议成立银监会替代人民银行专门履行银行业监管职责、第三次会议设立中投公司以承担外汇储备的投资管理工作、第四次会议提出“确保资金投向实体经济”、“防止虚拟经济过度自我循环和膨胀”之后中央在新机构设置方面做出的重大决策,也是防范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强化金融监管的必然要求。与此同时,会议特别强调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特别是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根本性任务,也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

黑天鹅风险事件频发

自从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以来,面对上个世纪30时代大萧条之后最为严重的一次全球金融危机,我们听到的最多词是“黑天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和他的《黑天鹅,如何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一书中指出,因为黑天鹅是小概率的,不可预知的事件。在2007年2月至3月间,美国超过25家次级抵押贷款机构破产。4月,美国第二大次级抵押贷款机构New Century Financial申请破产保护。6月美国第五大投行贝尔斯登旗下两个对冲基金停止赎回……涉及次级抵押贷款的机构如多米诺骨牌般接连倒下,雷曼兄弟申请破产、贝尔斯登被摩根大通收购,美林证券被美国银行收购,房地美和房利美被收归国有。很快这场危机席卷全球,这场危机被称为大萧条期之后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很多发达国家一夕之间经济进入衰退阶段,房地产、股市、银行、债券各个系统无不受到重创,很多国家至今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这被称之为本世纪最大的黑天鹅事件。

随后,欧洲爆发主权债务危机。其中作为欧盟成员国的冰岛最先受到重创,一度要宣布整个国家破产。随后葡萄牙、西班牙、爱尔兰、意大利等国也相继爆出了债务违约问题。这次危机席卷了整个欧盟国家,为此欧盟、欧洲央行、IMF纷纷出手提供大额资金援助,一直持续到2013年底,这次危机才开始得到缓解。至今欧债危机的余波仍在资本市场荡漾。

2014年6月开始,一向坚挺的原油价格一路狂跌,从100美元/桶上方,一路下跌至26美元/桶,几乎跌穿所有产油国的原油成本价。这次原油价格暴跌主要是因为OPEC、美国、俄罗斯等产油国产量的增加和全球经济疲软下需求的萎靡。一时间,以石油为支柱型产业的产油国经济备受重创,甚至引发了社会内部矛盾的激化和地区战争的频发。这次黑天鹅事件引发全球大宗商品暴跌。

2015年6月,中国股市也惨遭黑天鹅事件涂炭,大盘阔别8年后再次“崩盘”。短短一个月A股市值蒸发三分之一。为此政府开始出手救市,汇金入市、清理场外配资、实行熔断机制……但这依然没有阻止股价的下跌。一时间市场恐慌情绪严重,很多股民甚至是赔得倾家荡产,这次股灾直至今天都没有完全消退。

2016年6月23日英国举行全民公投,决定退出欧盟。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加入欧盟二十几年后,英国居然脱欧了,一时间世界哗然。在这次黑天鹅事件冲击下,英镑应声大跌,兑美元汇率跌幅超过11%,是有史以来最大单天跌幅。英国富时指数和欧洲STOXX600指数跌幅超过8%。而黄金在避险情绪的推动下暴涨100美元以上。比这更糟糕的是,英国脱欧将会起到一个坏的带头作用,其他成员国国内反对势力正在蠢蠢欲动预谋脱欧,而一旦脱欧,世界上最大的经济组织将瓦解,其影响不亚于2008年金融危机。

黑天鹅事件频发,金融市场多次发生“巨震”,这使本来就疲软的世界经济雪上加霜。这使得很多投资者损失惨重,也使人们手中的资产缩水,同时还要承受经济下滑、物价上涨带来的成本上升。

“灰犀牛”比“黑天鹅”更可怕

黑天鹅事件虽然造成了重大灾难性事件,但这些事件都极其罕见,出乎意料,以至人们毫无防备、措手不及,根本无法意识到他的存在。正如《灰犀牛》的作者米歇尔.渥克所言,人类社会最可怕的并非不可预知的小概率事件,而是那些近在眼前的大概率发生的危机。“其实,那些低概率的孤立事件聚成一体时,其发生概率就会远远超过人们的认识。在我看来,众多黑天鹅背后是不断汇聚的高概率的经济危机。”

金融危机以来,我国货币超发导致的高杠杆以及去杠杆带来的风险毫无疑问是最大的“灰犀牛”。2009年“四万亿”刺激以来,中国宏观杠杆率迅速攀升,从2008年底的141%上升到2016年底的254%,平均每年上升14%。2011年杠杆率有小幅下降,但2012年之后继续以年均15.6%的速度上升。2016年宏观杠杆呈现放缓迹象,其中企业部门杠杆斜率显著放缓,主要得益于企业盈利的改善,加杠杆的主力转向居民部门。具体来看,2008年至今,企业部门杠杆率年均增长8.8%,企业部门杠杆率的攀升主要受国企拉动,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由2008年57.4%的逐渐攀升至2016年的61.3%,而同期私营企业杠杆率从57%震荡下行至51.9%,在数据可得的44个主要经济体中仅次于爱尔兰、卢森堡、香港等离岸金融中心,远高于美、日、英等发达国家;居民部门的44.4%的绝对水平和3.3%的年均增速在新兴经济体中同样处于较高水平;政府部门杠杆率中未纳入统计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扩张值得警惕,所以此次金融工作会 “把国企降杠杆放在重中之重”,抓好处置“僵尸企业”工作,要求各级地方党委和政府要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同时去杠杆可能引发经济进一步下滑的风险更要值得关注。

第二只“灰犀牛”是我国房地产泡沫。房地产泡沫被称为“金融危机之母”。现在围绕房地产泡沫这头“灰犀牛”的悬念与日俱增:泡沫还能撑多久?一旦泡沫破灭,政府能否救得起?有没有办法让房地产泡沫软着陆?这些问题仿佛就在远处,人们毫不在意,产生“房价永远不会跌”的错觉。一旦泡沫破裂,危机将会向你狂奔而来,定会让你猝不及防,直接被扑倒在地,无逃生之处。

第三只“灰犀牛”是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剧增。目前官方公布的银行不良资产率在1.7%左右。但市场并不认可,从银行股股价表现看,不良率显然存在低估。很多银行股的 PE在 5 倍左右,远远低于 A 股市盈率中位数 70 倍;PB 在 1 倍以下,即股价低于每股净资产。未来几年,随着经济增速放缓,“去杠杆”淘汰“僵尸企业”,房地产泡沫一旦破裂,商业银行不良率上升将是大概率事件。

既要防“黑天鹅”,也要防“灰犀牛”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对金融工作特别是防范金融风险高度重视,采取了一系列强化金融监管举措来保证金融总体运行平稳、实现了系统性风险总体可控。但是对各类风险苗头依然要高度警惕,把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科学防范,早识别、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着力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在金融去杠杆、房地产领域要着力完善金融安全防线和风险应急处置机制。既防“黑天鹅”,也要防“灰犀牛”,对各类风险苗头既不可掉以轻心,更不能置若罔闻。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