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诚颖 > 聚焦“资本市场”——双向开放:大潮涌起正是时,券商当明七要事

聚焦“资本市场”——双向开放:大潮涌起正是时,券商当明七要事

新闻回溯:双向开放持续深入发展

66日,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姜洋在北京举行的中投论坛2017暨“一带一路”与跨境投资CEO峰会上表示,将继续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稳步扩大资本市场双向开放,以原油、铁矿石为突破口,逐步引入境外投资者参与国内特定品种期货交易,努力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企业开展包括技术在内的全方位合作提供优质的金融服务。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业内外广泛关注。考虑到今年511日,刚刚公开相关交易规则的我国原油期货市场的相关通知,这意味着即便只从期货市场来看,今年内即将上马的原油期货市场的相关国际化程度也有可能远超想象。总体看来,我们认为在未来不久的一段时间内,国内资本市场可能会迎来一系列的深刻变化。

概念梳理:双向开放立足中国改革

2015年十八届五中全会以来,双向开放这个词便逐渐从官方的政治报告向当代中国的各个层面铺开落实。追根溯源,双向开放的提法由来已久,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习近平主席在时任闽东地委书记时所著的《摆脱贫困》一书的《巩固民族大团结的基础——关于促进少数民族共同繁荣富裕问题的思考》一文中,就对双向开放进行了精辟的论述。

粗糙地讲,双向开放包括大致三个大层次,即第一层次的双向开发,包括了资源和市场同时开发,第二层次的内外联动,这需要打造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开放的全面开放新格局,第三层次的双向开放,即丰富对外开放内涵,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协同推进战略互信、经贸合作、人文交流,努力形成深度融合的互利合作格局。所以,双向开发的实质,是中国自身改革开放进行的必然需求,也是世界范围内全球化过程的自然结果。

而在金融领域,近年来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人民币入篮SDR,亚投行的建立,“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上海合作组织的扩充都可以看做是中国双向开放战略的具体实施和有效落实。

历程追踪:双向开放发展资本市场

事实上,资本市场的双向开放不能离开2013年以来,由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伟大倡议。正是由于本着“共商、共享、共建”原则的“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推进,中国伴随着相关工作的起草、落实和协商,近年来取得了很多举世瞩目的成就,这其中就包括了深刻影响国内资本市场发展的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而伴随着中国双向开放战略的深化,中国的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发展也日新月异。以交易所发展为例,在对外开放层面上,目前我们已经完成了国内交易所“走出去”战略的第一步,这不仅包括竞购了巴基斯坦交易所部分股权,还包括了我国的3家交易所与德交所集团在法兰克福合资成立了中欧国际交易所等;而在对内开放层面上,今年我国又在原有的沪港通基础上,顺利完成了深港通的建设。而对于券商等机构投资者,在“出”的一方面,全国目前有2家证券公司在沿线国家设立了子公司,而在“进”的一方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目前分别有32家机构在我国取得了QFIIRQFII资格。从上市企业来看,相关成果更加显著,目前,境内企业直接境外上市247家,筹资总额达3180亿美元。沪深两市已有963家上市公司参与“一带一路”的重点项目建设。同时,资本市场的发展离不开监管机构的合作与协调,目前我国证监会已与60个国家或地区的证券期货监管机构签署了65份双边备忘录,并加入了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执法合作的多边备忘录(MMOU)。

券商应对:双向开放理清七个要点

无论是从理论角度还是从其现实推动中来看,双向开放都会在如下七个方面持续影响我国资本市场的未来发展,而这也势必要求券商积极应对相关机遇和挑战。第一,双向开放是全面的开放。伴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范围和程度都将得到空前加强,这需要券商推进同有关国家和地区的国际同业间的合作展开,从而积极投入到全面开放的资本市场新格局中来。具体而言,这不仅要求券商重新审视已经完成,或正在完成的国际化进程,也要审时度势地评估和衡量相关进程的速度与步骤。第二,双向开放是均衡的开放。伴随着中国贸易的外向型的发展趋势,我国金融市场的发展势必要求和其贸易市场的发展相均衡,这使得券商的投资重心和关注重点要和国家的、产业的发展思路相匹配,既要维护资本市场的均衡,也要维护资本市场和其他市场之间的均衡。第三,双向开放是高水平的开放。随着中国高铁等的优势项目逐渐从国内延伸到国外,我国的投资强度和投资理念都在发生深刻的改变。作为金融市场的重要参与者,券商要有充分的预判,与中国制造并行,加大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的扶持和支持作用,将自身发展统一到推动相关行业的发展和创新上来。第四,双向开放是主动性的开放。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表明,只有主动才能先人一步,只有主动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才能做大做强。中国的经济在拥抱全球化的过程中也完成了自我的改造和升级,长远来讲我国和发达制造业强国的冲突和对立将变得更加频繁。而伴随着中国制造业话语权的崛起,中国的资本市场话语权的诉求也是必然趋势。为了在未来的全球范围内的结构性冲突中立于不败之地,券商应该积极吸取西方先进同行的发展经验,以合作共赢的观点促进国内市场的开放和成熟,并着力加强自身的主动性能力管理水平。第五,双向开放是包容性开放。在“一带一路”中提到的贸易畅通、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的五通之中,资本市场的资金融通是未来我国金融体系建设的核心和关键。伴随着美国新保守主义和美国优先理念的抬头,中国券商应该合理应对,在全球化问题上不应该盲目倒车,而应该用积极的心态处理资金融通方面遇到的问题,合理配置本土业务和海外业务的比例,实现自身对全球区域性金融危机应对的能力,从而借全球化实现公司的进一步发展和壮大。第六,双向开放是系统性的开放。伴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不可逆过程,券商的投资思路应该与相应的国际化思维相匹配,资本市场从来都是“与狼共舞”,而可以预见未来的“狼”将越来越多。由于双向开放的系统性,券商过去立足于特殊中国国情的发展模式有逐步失灵的危险,这意味着券商要尽快加强相关的政策体系研究力度,审慎判断和制定长远的发展计划,以应对双向开放带来的系统性冲击。第七,双向开放是建设性的开放。对券商而言,双向开放既有硬件建设的需求,也有软件建设的需求,但最为关键的还是对人才建设的需求,国内的资本市场环境长期受制于特殊因素的影响,金融企业的竞争意识和进化能力相比国外还有很大的差距。以美国为例,优秀的投行在新技术和新科技革命后已经从传统的金融公司变为了“技术为本”的科技公司。所以券商应当以双向开放为契机,全面落实以人事建设为核心的企业竞争力的建设,这对国内券商而言可能至关重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