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诚颖 > 聚焦“全球时事”—— 2016年美国大选对全球资本市场的影响

聚焦“全球时事”—— 2016年美国大选对全球资本市场的影响

美国作为目前世界第一强国,其政治、经济、军事政策在全球范围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美国从2008年次贷危机发生以来,经济发展经历了很大的挫折,从衰退到复苏再到缓慢增长。从乐观的角度看,美国经历了巨大的挫折,从中振作起来,是鼓舞人心的;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世界上的许多其他国家(如中国、印度)的经济仍然保持较快的增长,美国在全球的领先地位持续被削弱。前者是16年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态度,她作为美国的前国务卿,对最近两届政府的政策持肯定态度;而后者则表达出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对目前政府政策的否定态度。

2016年美国大选跌宕起伏,最终选举结果将在美国时间11月8日揭晓。近几个月的大部分民调显示,希拉里的支持率在大部分时间里保持领先,然而领先的幅度并不大,偶尔会被特朗普小幅反超。在最终结果公布之前,很难断言哪位候选人能够笑到最后。两位候选人对美国国内政策和国际贸易政策有很大的分歧,这些分歧将会对全球的经济发展和资本流动产生深远的影响。希拉里表达了保守派的观点,他们是凯恩斯学派的信徒,主张通过政府政策实行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这种策略也是当前政府所采用的;而特朗普则希望通过改革减税等措施给企业减负,在自由市场经济中再创美国的繁荣,他称之为“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政策稳定和变动给资本市场带来的波动

如果希拉里当选总统,相信美国政府的国内政策将会在现有的框架上进一步完善和修正。这对于刚刚经历经济危机美国和全球来讲是一件好事,稳定的政策即使不会给美国和国际经济带来大的促进,至少不会带来大的风险和波动。金融市场整体上来讲是厌恶不确定性的,稳定而延续的政策有利于经济发展的稳定,对承担风险收益的股市来说是利好的,而对于具有避险功能的贵金属来说则是利空的。而如果特朗普能够当选总统,相信他会尽力改变美国国内现有的很多政策。仅仅从改变本身来说,它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会给资本市场带来恐慌,进而利空股市和利好具有避险功能的贵金属。至少从短期来看这种作用应该是不能避免的,尽管我们相信特朗普政策的出发点是为了增加企业盈利能力。从长期来看,如果特朗普的改革能够给美国经济带来持久的加速增长,那美国股市也可能会一片繁荣。

解决财政赤字的不同措施给资本市场带来的机会

在缓解政府财政赤字上面,希拉里希望通过增加税收,而特朗普则希望通过降低政府支出。希拉里希望增加富人的税收来增加财政来源,并将更多的财政资源应用在教育和医疗等领域。这些措施将提高美国民众的福利,也是奥巴马一直努力做的事情。特朗普认为过高的税收和利率会降低资本和生产的积极性,不利于经济发展。他倡导降低政府在全民医疗上的支出,增强基建投资,同时期望在外交和军事战略上重新谈判,以拿到更多筹码,让其他国家负担一部分支出。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看,特朗普的政策更有利于资本的运作,激发资本的积极性,以产生更多效益。财政政策方向性的改变对经济的作用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如果特朗普在这方面的政策能够顺利实施,相信在短期内由于政策的改变会对市场带来负面的影响;而长期来看,如果目标得到实现,对经济的提振作用将是明显的,利多股市和债市。

不同的对外贸易政策

在对外贸易政策上,希拉里维护现有的贸易框架,支持WTO。之前曾促成TPP协议,现在转而反对该协议。希拉里十月的辩论给出了转变立场的原因,她认为目前TPP已经不符合她的标准和美国人的利益,她的标准是为美国人民提高工资水平和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特朗普对目前存在的全球化贸易协定则反对的更加激烈。为保护传统产业,他一直主张实行贸易保护主义,反对自由贸易协议如NAFTA和TPP等。对于中国,他认为由于中国加入了WTO导致了美国国内超过50000家工厂倒闭和1000多万工人的失业,他建议把中国宣布为汇率操纵国,并对所有中国进口产品征收45%的关税。

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未来各国的贸易保护和逆全球化会成为新常态。希拉里的态度比较温和,跟目前很多国家的态度相似,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都在尝试保护本国的很多产业和增加就业岗位。而特朗普的观点则在此基础上显得更加极端,他计划采取严厉的贸易保护措施。如果特朗普的计划得以实施,相信会促进美国传统产业的复苏,给美国带来更多的经济增长点和更多的岗位。而对美国的贸易伙伴来说,美国市场对进口产品需求的降低,会极大损害商品出口国家的利益。这里面受影响最明显的包括具有劳动力成本的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印度以及距离美国较近的北美国家墨西哥和加拿大等。进一步,美国贸易政策的改变会刺激国际上更多国家采取贸易保护政策,国际贸易量可能会因此而大幅降低。这种情况下,对某一国家来说,依赖进口的产品由于供给的减少价格可能会上涨,而依赖出口的商品由于需求的减少价格则倾向于降低。这可能会对不同国家内部某些大宗商品的价格带来比较大的影响。

美国讲究民主,总统的提议并不一定能够完全实现,重要的提议通常需要国会投票决定。因此,当2016年美国大选结束后,新任总统的政策目标所能实现的程度也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相信如果特朗普能够意外获选总统,资本市场的反应必将非常激烈甚至过度。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