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诚颖 > 聚焦“保险市场”——一日反转:万能险退市谣言被澄清

聚焦“保险市场”——一日反转:万能险退市谣言被澄清

万能险退市谣言出现,保监会立刻做出澄清

824日早上,Wind资讯微信公众号撰文称保监会已向相关机构下发两份征求意见稿,对中短存续期产品额度计算方法、保险金额、万能险帐户管理、退保费设定、预定利率、年金保险形态等多方面做出重大调整。如果消息属实,这意味着保监会即将针对万能险施加更紧更严新规。具体而言,万能险的保险金额将被严格限制;其收益率将面临重大调低;而一年以来险资频频举牌上市公司的局面将会得到相当程度的遏制。

实际上这并不是保监会今年内针对万能险的第一次探底工作。早在今年318日,保监会就发布了《关于规范中短存续期人身保险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该通知对不同存续期限的中短存续期产品的销售提出不同要求,其中存续期限不满1年的中短存续期产品应立即停售;在1年以上且不满3年的产品销售规模在3年内按照总体限额的90%70%50%逐年缩减,3年后控制在总体限额的50%以内。通知发布后,根据相关数据显示,尽管不少险企的确已经降低其销售额中的万能险占比,但万能险在今年前六个月规模增速依然较快,万能险账户频繁在资本市场举牌亦是不争的事实。而后在七月初,为进一步排查风险隐患,保监会再次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人身险公司报送20161月至6月万能险业务数据,主要填报各预期存续期限下的规模保费收入和产品情况,摸底资产负债匹配及利差等具体现状。

考虑到818日,保监会监管层刚刚针对保险公司融资化倾向做出严厉讲话。受此传言的利空影响,825日上证综合指数早开3073.44后随即作出激烈反应,盘中一度下挫到3041.51点;而Wind举牌指数则在早盘低开0.59%后一路下挫,当日最大跌幅达到1.83%。面对市场的剧烈反应,25日下午,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就此前下发的征求意见稿内容予以澄清,并同时否认相关万能险退市的传言。随后Wind资讯等主要财经媒体删除了前一天关于退市的报道。受此影响,此后大盘略有反弹,最终A股较前一交易日下跌17.55点,跌幅为0.57%,而Wind举牌指数当天跌幅为0.89%

利空虽然暂时消除,但监管从严确实在加强

虽然保监会的辟谣暂时消除了利空,但相关负责人在辟谣的同时强调,为满足消费者日益增长的保险保障需求,中国保监会将进一步强化人身保险产品的保障功能,引导行业发展风险保障和长期养老储蓄类产品,集聚长期保险资金,落实保险姓“保”的发展理念。

实际上保险资金历来被视为支持资本市场发展、促进实体经济转型、推动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力量,其一直为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发展提供长期稳定资金,对于稳定资本市场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随着近一年发生的“宝万之争”,以及恒大后续动机不明的连续举牌,险资在资本市场的疯狂扫货不仅摧毁了此前关于险资作用的一般共识,更使监管层相信有必要全面反思当前的监管策略。

据公开资料,目前两市共有298只个股涉及险资,合计持股数为246.99亿股,持股总市值为3375.52亿元。而就行业分布来看,保险资金最为偏重的行业依然为银行板块,合计持有145.87亿股,其中在今年二季度一共增持16.42亿股,截至目前其持股市值达到1814.26亿元,其次重仓板块分别为房地产、非银金融和医药生物,持股市值分别为585.3亿元、271.54亿元和110.61亿元。

而对比两市总共64只涉及万能险资金的个股,由万能险账户持有的股数共有41.77亿股,持股市值达到655.45亿元。万能险资金的最大持仓行业分别为非银金融、房地产、银行和通信,持股市值分别为226.23亿元、180.34亿元、 152.16亿元和10.8亿元,银行只能排到第三,这与整体险资的投资偏好有着明显的差异。实际上在剔除上述四个行业后,万能险资金在其他行业持股规模均不明显。

而据中金公司测算,目前A股当中约有5000-6000亿元存量资金来自于高现价万能险。若已被辟谣的新规坐实,则来自万能险的存量资金会逐步在5年内被置换或取出。有理由相信新增产品会进一步收严,而来自这一类保险公司的增量资金必将受到较大影响。当然新规实施后,对保险业也会产生积极影响,最明显地将会对上市的大型寿险形成利好。究其原因,一方面新规会削弱激进型寿险公司的业绩竞争力,而另一方面未来的产品保证利率也会随之减少,从而增强大型寿险企业的资金运作能力。

举牌潮+资产荒:股灾后资本市场迎来乱象2.0时代?

实际上,纵观八月以来保监会的频频发声,其直接原因还是险资在资本市场半年以来的频繁活动。由于万能险本身设计上的理财化倾向,伴随其规模的进一步扩大和倍增的潜在风险,多种效应的综合加成极大地引起了市场对其的关注度,一点点的坊间传言也能引起整个市场的连锁反应。而万能险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吸聚巨额保费,其原因在于历经了P2P和股灾之后,当前我国国民巨额的闲置资金无的放矢,另一方面M2继续宽松的基本面也没有得到根本改变。“高河在悬”的资本总量和万能险这个顺势而下的“泄洪口”一拍即合,也就怪不得其“势也汤汤”了。由于万能险区别于其他险种的高现价特征,巨量的社会财富自然而然源源不断地汇集到万能险账户之中,此前很多万能险开售即被疯抢即为其证。等到投资人的系统偏好被继承到险企之后,相应万能险账户以“洗劫”为表征的资本市场投资战略亦不难理解。

而另一方面,由于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实体经济下行趋势短期内不会发生变化,旷日持久的“资产荒”也增大了相关资产驱动型险企的投资压力。以10年期国债的到期收益率为例,该指标自2014年就一直呈下滑趋势,而截至20168月中旬已经跌至2.64%的近年新低。资本永恒不变的追逐利益的诉求一方面导致资产投资的进一步萎缩,而另一方面又促成万能险销售的快速增长,两方面的综合效应最终导致险企通过增加股票资产来提升收益率的行为模式。据相关数据显示,我国险资的股票占比远远高于西方发达国家平均2-3%的规模。

综合以上的分析不难发现,只要保监会继续推行“保险姓保”的顶层设计,今日的谣言依然会有很大的可能演变成明日的现实,而本周资本市场关于该谣言的反应亦可能成为未来的提前演练。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