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诚颖 > 聚焦 “FOMC会议”——美联储会议纪要现分歧 年内加息仍可能

聚焦 “FOMC会议”——美联储会议纪要现分歧 年内加息仍可能

818日凌晨,美联储公布了7月的FOMC会议纪要。会议纪要表明,官员一致认为应对加息持谨慎态度,但就是否应当迅速加息产生较大分歧:部分FOMC委员认为有适当理由尽快升息,赞同在短期内加息;但多数有投票权的委员则对短期内加息持反对意见,缘于他们对未来就业增长放缓的担忧;还有部分有投票权的委员则希望通货膨胀率稳步回升至2%,待有更多有关劳动力市场表现和经济活动情况的数据证实该目标达成时,方可启动下次加息。不及预期“鹰派”的基调使得美联储最终维持联邦基金利率0.25%~0.50%的水平不变。

为阻止经济下滑,美联储于2008年年末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降至00.25%的超低水平,美国正式步入零利率时代。出于保持货币弹性的考虑,美联储于20151216日启动了10年来的首次加息,并抛出“缓慢加息”的承诺以推进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今年上半年,美国劳动力市场表现强劲,就业人数和其他劳动力市场指标表明近几个月来劳动力的利用率出现一定增长;消费支出回暖,或暗示其潜在经济增速强劲。但企业固定投资持续疲软,第二季度的GDP增速初值仅为1.2%,大大低于预期的2%。因此,现有数据难以支撑对美国通货膨胀的预期做出改变。受累于美国经济增长不及预期以及金融市场的波动,美联储在首次加息后一直按兵不动,英国“脱欧”公投更是打乱了加息节奏。一方面,“更长时间保持超低利率水平”这一措辞正开始逐渐代替美联储政策声明和言论所代表的“缓慢加息”的说法;另一方面,为维护尊严,美联储官员仍释出稍显强硬的言论。美联储若即若离的态度让人捉摸不透,市场饱受“狼来了”之苦,难以提前做好布局。

受会议纪要公布前美联储官员“鹰派”言论的影响,美元走势有所提振。但最终“鸽派”会议纪要的出台对美元形成了巨大打击,美元跌至8周来最低位。随着预期的消散,美元的走势不会太过于强劲,此时进场交易为时过早。在美元指数持续回落的情况下,国际原油市场投机氛围浓烈,贵金属距离底部反弹也不会太远。美元走低也势必对人民币走势构成支撑,818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6273元。

 

股市方面,美股走势胶着,但依然坚挺。会议纪要公布当日美股一度遭到抛售,但随后有所反弹,震荡走高;次日没有联储官员讲话,也没有重要经济数据公布,投资者几乎没有得到有关美联储政策计划的任何提示,美股又小幅收跌。但总体来看,美股指数受美联储官员在下次加息时点问题意见分歧的影响不大,一直在历史高点附近起起伏伏,表现十分强韧。

 

1  美股走势

 

 

818

 

819

收盘

涨跌

涨幅

 

收盘

涨跌

涨幅

道琼斯工业指数

18,597.70

23.76

0.13%

 

18,552.57

-45.13

-0.24%

纳斯达克指数

5,240.15

11.49

0.22%

 

5,238.38

-1.77

-0.03%

标普500

2,187.02

4.80

0.22%

 

2,183.87

-3.15

-0.14%

数据来源:Wind资讯

 

美联储本年度的货币政策例会还将分别于920-21日、111-2日、1213-14日举行,年内是否加息仍是市场关注的焦点。就此,需要特别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1)经济走势:本次会议未加息的决议是因为美国经济在下半年依然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然而,美国经济阴云密布之下亦有亮点,抢眼的个人消费将驱动第三季度乃至下半年更强的GDP增长预期,可能达到增速2%甚至更高。“经济活动似乎有所加快”,“家庭支出走强”等美联储的先前描述仍是适用于美国目前的宏观经济形势的。

2)就业形势:美国近期的非农数据表现强劲,就业数据十分振奋人心。根据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美国6月非农就业人数强劲增加28.7万人,初请失业金人数下降,失业率为4.9%,愈发接近充分就业水平,就业增长保持得非常坚挺,远超市场预期,创下去年10月以来最大单月升幅,且薪资增长开始逐渐升温,雇佣步伐稳健。

3)通胀预期:原油价格的恢复或有利于美国通胀率的乐观预期。今年2-6月原油价格从每桶26美元升至51美元,6-8月又下跌至39美元,最近油价回升至接近每桶50美元。原油市场复苏有助于通胀率回升,有理由相信美国通货膨胀率最终将会达到2%的目标。

4)利率决议:本次偏“鸽派”的会议纪要发布后,芝加哥商业交易期货数据显示美联储加息概率均有所下调:9月的加息概率下调为18%12月的加息概率下调为54.2%20173月的加息概率下调为59.9%。而在纪要公布前,对应的加息概率分别为24%58.4%65.4%

5)全球风险:英国“脱欧”公投导致市场剧烈波动数日,时至今日,其对全球金融的冲击已是强弩之末,对全球经济随之低迷的担忧消失殆尽,形势逐日明朗。美国经济的短期风险有所下降,已从平稳过渡中迅速复苏。

6)时机选择:一方面,历史上美联储的加息时机选择既不是美元走弱之时,也不是美元升值之时,而更可能是美元指数暂停下跌或上升时,这就仍需进一步对美元指数保持密切关注。另一方面,美国总统大选将于118日举行,其前美联储还有两次议息会议。但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联储在美国总统大选前的两个月都没有上调其目标利率。因此,从政治角度上来说美联储在9月或11月的议息会议上加息的可能性并不大。

7)政策分歧:基于良好的数据表现,美联储官员的论调开始转向偏“鹰派”,如拥有永久性投票权的成员、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William Dudley表示,随着美国就业市场进一步改善,工资增长加快,美联储正在接近加息时间点;而美联储理事鲍威尔则表示,美国经济陷入长期低速增长的风险正在上升,下一步加息需满足三大条件,对加息应当保持耐心。因此,本次货币政策会议的意见分歧也可能继续延续至下一次会议,甚至更长。

综上所述,鉴于近期经济数据的好转,不排除美联储会释放出今年至少加息一次的信号。加息时点最早可能选择在概率较小9月,也可能推迟至可能性稍大的12月。不过,美联储不会对加息作出任何承诺,除非美联储官员对经济增长前景、就业、通胀率持有更统一的意见。826日即将在堪萨斯城举行的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大会将有利于美国年内加息动作的明朗化,届时美联储主席耶伦的讲话将传递出更多有关美国货币政策动向的信息。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