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诚颖 > 聚焦“券商动态”——通道业务监管加码 倒逼券商资管转型

聚焦“券商动态”——通道业务监管加码 倒逼券商资管转型

近日,证监会副主席李超在券商内部的业务培训会上表示将大力规范资产管理业务,逐步压缩通道业务规模。他明确指出,通道业务不是资产管理业务的重点,券商资产管理业务应侧重培养核心竞争力。

事实上,伴随近期包括《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办法》和《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运作管理暂行规定》在内的两项新规出台,券商通道业务的开展已然受阻。新规实施之后,券商通道业务的风险资本准备金比例将全面提升,券商的净资本也将随之大幅承压。券商的通道业务大多是定向资管计划,投资方向大部分是非标资产。按照新规规定,投资非标资产的定向资管计划需按0.9%的比例计提风险资本准备,其他定向资管计划则按0.5%的比例计提。在此情况下,根据券商分类评级的打折系数折算后,连续三年A类券商非标资产通道业务所需计提的风险资本准备比例将从0.2%提高到0.63%A类券商从0.3%提高至0.72%B类券商从0.4%提高至0.81%。按照2015年年底券商88505亿元的通道业务规模计算,需要计提的风险资本准备以最高标准计算达796.55亿元,最低也需442.53亿元。券商的通道业务历来风险高而收益低,因为只要有牌照就可以操作,券商之间为了抢占业务导致通道的佣金费率不断下降。在需要计提较高风险资本准备且占用净资本规模的情况下,券商无疑会选择收缩以投向非标资产为主的非主动型券商定向资管计划(即通道业务)的规模。与此同时,在不久前公布的2016年分类评级中遭遇评级下调的券商也将面临更大的风险准备金提高压力。

目前,通道业务在券商资产管理业务中的占比较重,通道业务监管加码将倒逼券商业务转型。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2016年一季度的统计数据,管理资产规模与主动管理资产规模均位于前20的券商共有15家,其中主动管理资产规模占比最高为69.32%,最低为12.09%,平均仅30.94%(见图表1)。也即是说,券商资管业务中以通道业务为主,通道业务的占比远超过核心的主动管理业务。主要是制度环境原因导致券商、信托等机构的通道业务在近年来得到快速发展。一方面,我国货币超发且社会融资需求旺盛;另一方面,受限于监管指标以及政策约束,商业银行无法直接进行股权投资,也无法直接投资于房地产、政府融资平台或其他过剩产能行业。因此,银行不得不转而通过绕道发行“理财产品”的形式吸纳社会资金,并用于认购券商或信托公司等发行的资产管理类金融产品。早年,信托公司的通道业务一枝独秀,后来随着券商、基金、保险等机构的通道业务牌照相继开放以及银信合作因风险严重而被叫停,券商、基金、保险等机构也陆续成为了通道业务的主力军。

 

图表1证券公司资产管理规模排名(统计截止:2016年一季度)

排名

公司名称

资产管理规模(亿元)

主动管理规模排名

主动管理规模占比

1

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12354

1

36.81%

2

华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8355

4

21.62%

3

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

6812

5

25.04%

4

广发证券资产管理(广东)有限公司

6352

2

69.32%

5

上海国泰君安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6109

3

38.40%

6

中银国际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6017

6

24.90%

7

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5842

7

23.52%

8

招商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4916

10

16.58%

9

华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4758

   

10

上海海通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4653

9

18.63%

11

江海证券有限公司

4608

   

12

德邦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4087

19

12.09%

13

上海光大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494

13

29.71%

14

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2365

   

15

安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2333

   

16

第一创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2306

16

23.89%

17

齐鲁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302

8

55.04%

18

东吴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2147

   

19

华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2080

12

37.31%

20

中山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2052

15

31.24%

资料来源: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

 

然而,通道业务并不应该成为券商资产管理业务的重点,去通道化应该是券商资管行业的大势所趋。首先,通道业务并不体现资管业务的核心竞争力,高度依赖通道业务将压抑券商创新的积极性。通道业务,顾名思义,券商、信托等机构在这类业务的结构中仅仅利用自身牌照的优势,充当银行资金的“通道”。券商资管业务的重心应立足于主动管理,培养可持续的差异化核心竞争力。其次,券商通道业务的不规范也导致业务风险敞口暴露更多,这也正是监管层此次下定决心压缩券商通道业务的主要原因。通道业务属于跨业业务,监管难以透视产品的情况下交叉传染的风险较高。证监会副主席李超也指出,部分机构设计了比较复杂、不透明的产品,进行监管套利、政策套利,但未真正创造社会价值,反而主导了金融扭曲。再者,券商通道业务大多成为资金空转的通道,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不足。当前,“金融空转、实体虚弱”成为制约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问题。这一问题在近期热议的宝万之争后更是备受关注,也因此受到监管层的高度重视。金融空转的主要途径之一即是盛行的通道业务。银行资金通过购买保险公司的通道产品而成为保险公司收购上市公司的杠杆资金,这背后的投资风险已远远甚于产品可能获得的微薄通道费收益,且更是无益于实体经济的发展。因此,在725日,证监会组织券商召开《保荐机构专题培训》,并对再融资行为新增两大窗口指导,其中重要的一条便是禁止大股东通过资管或有限合伙形式参与定增。也即是说,资管通道业务的投向将进一步受到限制。

总的来说,收缩和规范券商资管的通道业务既督促了券商资管行业的业务转型,又在降低金融产品风险敞口的同时防范了金融空转可能导致的风险暴露,从规范市场、降低市场风险的角度来看是具有重大积极意义的。然而,对于过去依赖通道业务程度较高的券商而言,在进行资管业务转型时可能会面临较大的调整压力;对于市场而言,在通道业务受限后,不仅银行资金更难通过券商等机构进入一二级市场,而且一旦通道资金逐渐退出市场这可能给市场流动性带来较大负面影响。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