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诚颖 > 关注普惠金融 推进金融“平民化”

关注普惠金融 推进金融“平民化”

322日,主题为"亚洲新未来:新活力与新愿景"的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在海南博鳌开幕,博鳌2016年年会共设置了88场讨论,包括1场开幕大会、51场分论坛等。其中22日下午举行的以“普惠金融:金融的‘平民化’”为主题的分论坛备受关注。

论坛上,针对“如何建立扶贫资金与普惠金融的良性互动机制,健全贫困地区金融组织体系,增强金融服务的可获得性?”等议题,与会嘉宾交流了各自的看法。中民投的董事局主席董文标认为,普惠金融一要解决制度问题,盘活农村宅基地资产,使农民获得贷款抵押;二要解决观念问题,解决金融机构只做大生意、不做小买卖的思想观念。海南省副省长何西庆交流了海南在普惠金融方面大胆做了三方面的实践。第一个是农民小额贷款,每年发放额已经达到了35亿元以上,财政对10万元以下的农民小额贷款给予贴息。第二是农业保险方面,财政每年安排资金超过了一亿元,对橡胶、水稻等15个险种提供保险补贴。第三是中小微企业的信用贷款,每年发放额超过了25亿元,安排财政资金7500万,向银行、企业、担保机构补贴一定比例的利息。

博鳌论坛不但为普惠金融设置分论坛,而且将其设置为博鳌2016年年会的第一场分论坛,其份量可见一斑。实际上,普惠金融已经被写入国家级战略规划。20161月份,国务院正式印发了《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以下简称《规划》),《规划》确立了推进普惠金融发展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发展目标,从普惠金融服务机构、产品创新、基础设施、法律法规和教育宣传等方面提出了系列政策措施和保障手段,对推进普惠金融实施、加强领导协调、试点示范工程等方面做出了相关安排。《规划》不仅把小微企业、农民、城镇低收入人群、贫困人群和残疾人、老年人等特殊群体明确为当前我国普惠金融的重点服务对象,而且要求提高金融服务覆盖率、可得性和满意度,并提出到2020年建立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相适应的普惠金融服务和保障体系。该《规划》对于未来五年推进普惠金融发展具有全面的指导意义。

“春江水暖鸭先知”,最早采取行动的莫过于市场的参与者。20157月,中国平安旗下“普惠金融”正式宣告成立,平安普惠整合了平安旗下三块业务,分别是平安易贷、陆金所旗下的P2P业务和平安直通贷款业务。现在,平安普惠已开发了业主贷、车主贷、寿险贷等十余种无抵押产品,房抵贷、安业贷等有抵押产品和生意贷、标准担保等中小企业贷款产品。其中,平安i贷为主打产品之一,借助大数据分析和人脸识别等新技术,助推线上贷款,最快6分钟即可贷款到账。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平安普惠已经在普惠金融领域做出了很多卓有成效的探索。

我国征信体系不完善是阻碍我国普惠金融发展的主要因素。目前,我国征信体系建设刚刚起步,以人民银行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为主导,这远远不能满足我国金融市场发展的需要。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李扬也在普惠金融论坛上指出,在互联网技术下,发展普惠金融关键是要完善国内的征信。

“大数据”能够有效弥补我国传统征信体系的不足,助力普惠金融的发展。传统的征信方式往往是通过收集一些可用作评级的信息,由分析人员对各项数据进行分析、评级,最终得到受评对象履约能力和履约意愿的评级。这样的评级方式实时性差,容易受主观因素影响,且人力资源成本巨大。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大数据”进入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大数据”征信采用云计算技术,从数据录入开始到评价结果输出的整个过程全部由计算机算法完成,避免了主观判断的影响,确保评价结果的真实性;减少了人工操作,大力降低人力资源成本;大数据信用还能够满足评价结果与信用信息的同步,,保证了信用的动态实时性。“大数据”征信平台可以通过对中小微企业35年,甚至是更长时间的历史生产经营数据以及交易数据进行挖掘、筛选、计算、分析。使企业真实的生产经营状况、成长发展状态,通过数据真实客观的反应出来。将无形的信用进行量化,形成可以让金融机构为企业发放贷款的信用信息。大数据信用融资改变了通过抵质押从金融机构获取贷款的传统方式,从结构上丰富了国家的金融体系。

综上所述,过去的一年从国家层面到市场参与者再到国家的征信体系都在逐步发展完善的过程中,而且发展迅速,但未来我们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李扬在博鳌论坛上表示共享金融至少有六方面的内容:一是要共享基础设施,包括共享机制和制度安排。也就是说不仅需要有支付、清算、法律的共享,治理机制、会计制度、信用体系、监管体系的共享,最后贷款人以及投资者保护,所有这些在过去的金融活动中通常都能享受到的东西,在共享金融中都应该能享受到。二是众筹,在现在双创背景下尤其重要,特别要考虑到中国金融体系筹集的资金多数是债务,这样会提高杠杆率,众筹发展更为重要。三是网贷,不以银行作为金融中介所展开的,通过互联网技术进行交易的无担保贷款这个机制可以大大降低搜寻信息的成本,大大降低甄别客户的成本,大大降低准入的成本。四是供应链金融,因为草根企业通常都是大企业的协作者,因而他们的金融服务、他们的信用可以通过在供应链处在主导地位的企业进行外溢。五是相互保险,我们保险业的公司制太多,应该大力发展相互保险。六是财富管理,财富管理其实并不只是面向高净值者,一般的百姓也有这种需求。

文章原题为:聚焦“博鳌亚洲论坛”——关注普惠金融 推进金融“平民化”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