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诚颖 > 券商互联网普惠金融服务产品平台及设计(二)

券商互联网普惠金融服务产品平台及设计(二)

3.2  VC领投式股权直接融资产品交易平台

众筹是继P2P之后另一个主要互联网金融业务创新,也是我国互联网领域股权直接融资的主要形式。截止20156月,全国共有235家众筹平台,其中正常运营的众筹平台有211家。众筹通常被分为分为股权众筹、公益众筹、奖励众筹众筹、债权众筹等四个种类。其中债权众筹实质上带有明显的P2P融资性质。

 

其中股权类众筹平台数量最多,共有98家,占全国总运营平台数量比重达到了46.45%,而奖励众筹平台为67家,混合众筹平台有42家,纯公益众筹平台仅有4家。尽管从种类占比上来看,股权众筹类平台数量最多。

股权众筹的实质与资本市场中风险投资(VC)最为接近,其融资成本低,同时融资资金引入的同时还可以带来项目经验扶持与后期资本市场持续扶持的特征都与风险投资存在类似之处。这种融资模式对于中小型企业、尤其是小微创新型企业而言是最为适用的普惠融资工具。

 

但是从项目数量和预期融资完成度来看,股权众筹的数量和比重却并不理想。如图38所示,我国股权众筹平台类的项目数与融资预期完成数较之于其他类型的众筹平台存在着显著的劣势。造成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为重要的有三个,一是优质项目不足,股权众筹类项目的早期风险极大,例如在美国风投机构所投资的项目五年内的失败比例达到了60%80%。如果没有适当的引导、发现机制,难以发现优质有潜力的投资项目;二是股权众筹平台缺乏持续项目辅导跟进能力,尤其是对于小微创新型企业而言,资金需求仅仅是整个项目需求的一部分,资金跟进后的项目辅导、组织优化等后续工作往往更加重要;三是股权众筹类平台模式收益兑现周期长,无论是较之于奖励众筹还是债权众筹,股权众筹的收益兑现周期都不具备比较优势。这些原因使得股权众筹类项目难以大规模铺开。

3.2.1 业务模式:VC领投式股权直接融资产品交易平台

股权融资或股权众筹融资通常流程为:在项目早期,凭借自身的项目组织经验和项目评估经验,在线上和线下双渠道寻找具有投资潜力的创新项目,在项目确定后,成立自有投资部门或对接其他风险投资机构,进行项目领投;当项目进入成熟期后,凭借自身和风投机构的项目培育经验,进行项目优化辅导,并凭借资本市场中的信息优势,进一步引入多轮资本介入。最后,项目进入成熟期后,进入二级市场或以产品销售形式回报投资人,完成项目流程。

 

但是这一模式最大的问题在与对证券公司建立普惠股权众筹平台的业务目标实质是VC领投式股权直接融资平台。在项目早期,凭借自身的项目组织经验和项目评估经验,在线上和线下双渠道寻找具有投资潜力的创新项目,在项目确定后,成立自有投资部门或对接其他风险投资机构,进行项目领投;当项目进入成熟期后,凭借自身和风投机构的项目培育经验,进行项目优化辅导,并凭借资本市场中的信息优势,进一步引入多轮资本介入。最后,项目进入成熟期后,进入二级市场或以产品销售形式回报投资人,完成项目流程。

从目前国内外投行业务的转型发展趋势来看,投行风投化已经是行业发展趋势,借助股权众筹平台不仅是传统投行转型的有效趋势,同时也是推行普惠融资业务的重要路径。但是这一模式存在的重要不足就是对于投资人或跟投人具有较高的门槛限制。例如国内典型的股权众筹平台京东股权众筹,在它上线以来迅速完成了一批项目,同时也对投资人设定了较高的投资门槛,例如要求投资人金融资产超过100万元、年收入超过30万元,同时要求具有专业的风险投资背景。这些都极大的背离了普惠金融的发展初衷。

因此必须通过有效的产品设计进行门槛降低,使得低净值群体同样可以投入到股权众筹投资中,同时也是股权众筹投资具有更大的服务范围。

3.2.2 核心思路: 股权众筹产品资产证券化+交易平台建设

将股权众筹投资门槛降低的有效途径就是进一步对“众筹的”股权进行资产证券化处理,在领投模式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入过去风险措施,将其转变为可交易的标准化产品,在一定范围内时期成为可投资交易的证券产品。并在此基础上提供资产证券化技术服务,以及交易平台搭建服务。

 

3.2.3 风控机制

股权众筹类产品资产证券化交易业务的主要风险点主要由项目风险、交易风险、市场风险。其中项目风险主要是由项目本身的质量风险和成长风险构成,交易风险是指对这类创新类产品的交易容易造成过度投机,进而引发市场风险。为了避免上述风险的产生,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风控机制设计。

第一,通过“领投制”模式的设计,最大限度的保证项目的可靠性和成长安全性。第二,在证券化产品的设计中,借鉴Google或阿里的股权分级设计,即领投股权在成长期结束前不得进行交易。第三,对跟投股权资产证券化产品进行额度限定,一是面额较小,二是每个投资者购买的数量不得超过传统股票账户的较低比例如(5-10%)。第四,对此类资产证券化产品的价格和波动幅度进行限制,如涨跌幅限制在5%以内。第五,建立项目跟踪监控机制,对项目的运行成长状况进行实时监控。

4 证券类普惠信息服务模块设计

信息是互联网的基本构成元素,互联网金融的本质也是通过互联网技术消除金融市场的信息不对称,解决信息瓶颈问题。对于证券公司而言,在信息服务领域的优势主要体现在对资本市场、投资风险相关信息的深刻研判以及准确理解,尤其是对投资这行为数据、产品数据、收益风险数据等信息资源的筛选解读能力,这也是证券公司建设互联网普惠信息服务平台的立足点。本研究认为证券公司开展互联网普惠信息服务的主要业务形式应着眼于垂直信息搜索平台和基于投资者行为数据的征信平台建设。

4.1 普惠金融垂直信息搜索平台

在造成金融排斥的各因素中,信息不对称是其中的主要因素。不同于前互联网时代的信息不对称,互联网时代的信息不对称并不是由于信息匮乏,而恰恰是由于海量信息带来对信息甄别、匹配能力的要求极大的提高,也正是因为上述能力的不均衡分布造成了新的“信息不对称”。以谷歌、百度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的商业模式恰恰是在于解决了信息甄别、匹配问题。

目前的金融信息服务市场中,尚未出现有效的投资产品、风险信息、研判信息等资本市场投资类搜索引擎,存在市场空白,证券公司研发运营此类产品,不仅是消除资本市场信息不对称,提高信息普惠效率的途径,同时也可以成为证券机构互联网重要接口,进而成为证券公司提高用户对产品粘性的重要途径。

需要指出的是证券投资市场中的网络信息不对称不同于一般的消费类或生活类垂直信息市场,其本身同时还具有较强的专业属性,即除了固有的海量信息甄别困难带来的信息不对称外,金融市场固有的专业信息不对称同样存在,并且随着互联网金融创新技术的广泛应用和信息传播技术的不断推陈出新,这种新的不对称还有可能被进一步放大。因此推出垂直信息搜索引擎类产品还具有保护中小投资者的特殊意义。

 

4.1.1 功能定位:证券类Google

证券投资类垂直信息搜索引擎的主要业务定位就是帮助金融理财投资以及相关领域专业知识欠缺的低收入、低净值以及低教育程度客户寻找适合的投资专业信息获取平台,颠覆打破信息不对称。

 

主要包括产品信息搜索、投资渠道信息搜索以及研读信息搜索等三个主要模块。分别主要解决投资者特别是中小净值投资者在投资产品选择(买什么)、投资产品购买渠道(在哪买)以及海量信息解读甄别(还能不能买)的重点需求。

360作为专门为小为客户和中小企业客户服务的银行服务类信贷服务信息搜索引擎平台,其运作模式值得证券机构借鉴。融360的核心运作模式是“搜索+匹配+推荐”。具体步骤为,融360首先为客户提供一个筛选用户真实情况的表单,在选择了基本财务情况后,客户进一步根据需要输入贷款用途、金额、期限,当选择完成后,系统会根据用户的需要推荐出有哪些金融机构提供客户需要的贷款服务,以及所需要的贷款条件。如果同时有多家机构能够买足客户信贷需求。融360还可以提供“贷比多家”服务,用户可以根据自自身情况,自主选择与哪家金融机构合作办理业务。同时融360借用这一终端平台,集合了购房、购车信用卡等多种需求场景,进一步也就绑定了其他场景提供商,成为信贷需求服务闭环中的关键节点。

4.1.2 盈利模式

传统搜索引擎平台的盈利模式是竞价排名加广告位置出售。尽管从技术上具有鲜明的互联网特征,但是其盈利模式本质与传统广告媒介并无根本不同。这种广告收入作为盈利导向的盈利模式优点十分突出,例如盈利模式简单易行、易推广,市场空间与盈利空间稳定,但是其不足之处也十分明显。一是信息来源庞杂,无法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和专业性,二是信息分类模糊,无法提供精准服务。

作为专业化的垂直证券投资信息搜索匹配平台,可以通过以下两个路径完成盈利闭环。一是产品以及销售渠道分成,二是在长期数据积累的基础上建立大数据相关服务业务。

4.1.3 风控机制

证券公司垂直信息引擎最大的风险来自于引擎所导入的信息质量。不同于一般信息搜索引擎,证券公司的垂直信息引擎必须尽可能保证信息的真实可靠。这不仅是颠覆信息不对称、实现普惠金融服务的体现,更重要的是,这种真实性也是证券公司垂直信息引擎的商业模式核心价值所在。如果不能有效防止信息风险,那么与其他常见信息引擎平台相比,就不存在任何比较优势。

为了保证平台信息质量,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建立信息质量风控机制。一是建立风险质量“竞价排名”制度。通过信息质量的历史记录确定搜索结果的排名顺序。二是建立信用保证金与平准金制度。对进入信息平台的机构收取信用保证金,同时如果信用记录良好可以从平台收益中适当分取部分收益。三是对接征信记录,对于违规信息发布者拉入信用记录黑名单,并建立银行信贷、证券交易等其他金融业务的禁入制度。

 

4.2 证券投资大数据征信平台

征信服务是我国金融创新的另一个重要方向。征信业务在我国起步较晚,但是发展势头异常迅猛。特别是随着我国的信贷消费市场与投资市场的蓬勃兴起,同时加之大数据等新技术的发展,征信业已经成为互联网金融的重要创新方向。特别是随着我国个人征信业务牌照的放开,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企业也纷纷加入征信市场争夺,并且凭借其自身所拥的特色数据资源显示出了强大的竞争力和产业链整合能力。征信市场的重要性并不仅仅在于征信产品本身,而是征信结果将是金融产品定价和产品创新的重要基础,特别是对于融资产品等信用属性更高的产品而言往往具有决定性价值。

因此证券公司开展征信业务,建立基于投资数据的征信平台,不仅是丰富产品内容的需要,更是打通其他普惠金融产品产业链的要求。

 

4.2.1 证券投资征信平台的核心价值

信业务的核心是客户数据获取,只有通过抓取数量足够多、频度足够大同时风险相关性足够强的数据资源,才有可能对客户进行准确率足够高的信用行为描述与预测,也就是通常所做的信用评级。

 

征信业务最常见的数据基础是银行信贷数据,主要包括信用卡记录与信贷行为记录,但是此类征信业务的核心数据来源较为单一,特别是对信用卡等产品的依赖程度较高,而信用卡等产品的开设本身就有一定的门槛限制,对于普惠金融所希望辐射、渗透的低收入人群,无形中增加了征信难度。网络行为征信是进入互联网时代后迅速发展的征信模式。尤其是对于腾讯、阿里等已经形成平台化、生态化的网络巨头企业而言,其手中掌握的海量客户及其行为数据成为其开展征信业务最大的竞争优势,例如截止2014年底仅微信客户端的每日活跃用户就高达4.35亿,每天都在产生海量数据资源。

 

但是互联网平台所产生的数据资源并不完全具有金融风险属性,特别是社交数据的非标准性、非规则性特征使得依据其得出的征信结论具有较大不确定性。在实践中,网络数据征信还需要通过接入人民银行征信接口,结合信贷数据一起进行征信评级。

 

而证券投资行为本身具有天然的风险属性,并且对行为人的投资行为特征有着更加丰富的描述能力,同时证券投资本身就是对投资者金融产品经营能力和市场信息整合能力的体现,因而投资者在证券投资平台上所产生的证券投资数据较之于网络平台数据则具有更强的风险特征描述能力。本研究认为,客户的证券投资数据应包含投资规模、投资绩效、投资风格、投资周期以及风控行为等五个维度,而通过这五个维度数据则可以更加有效的判断出客户的风险意识、风控能力、投资能力以及信息素养。

4.2.2 盈利模式

征信业务在我国存在着广阔的发展空间,同时对于证券公司普惠金融业务开展本身也具有极强的产业链强化作用。其盈利来源可以从内盈利和外部盈利两个方面来考虑。

内部盈利是指通过与证券公司其他具有征信需求的业务进行对接,完成业务闭环构建,通过提高产业效率实现盈利分成,尤其是证券投资征信平台的数据来源是证券投资活动,因而也会从侧面进一步加强证券投资类产品的粘性和覆盖度。

外部盈利则是可以向外部有需求的个人和企业机构提供征信服务,通过收取征信费用实现盈利。近年来,部分征信机构还通过征信数据的广泛应用,为企业和机构客户打造出综合服务方案,并且已经形成了一批较为成熟的业务模式,也值得证券征信平台借鉴。同时也是进一步丰富传统服务产品线、提供深度服务企业的契机。

 

5 证券类综合金融账户模块设计

5.1 产品定位

账户是证券公司与客户产生业务连接的基本单位,也是向客户提供服务的基本窗口。无论设计出怎样的创新产品,大多数服务最终都必须回到账户来实现。在金融账户的诸多功能中,用户使用频率最高,粘性最强的无疑是支付功能,而这恰恰是目前证券公司账户功能中最欠缺的。截止2014年3月,我国115家证券公司总资产仅2.27万亿元,而同期银行系统存款余额达136万亿,体量差距巨大。一旦客户不进行证券交易,各类交易账户对客户的资产就不在具有沉淀功能,资产粘性极弱。可以说账户是证券公司开展普惠金融业务的“最后一公里”,能否通过丰富账户功能、增加账户活跃度和粘性,是完成包括普惠金融业务在内的重要一步。

 

5.2 实现形式

证券公司缺乏支付入口的重要原因在于政策限制,现行的一码通政策尽管已经在证券交易端放开了所有产品限制,但是对于更加重要的支付功能依然由于证券交易账户无法接入人民银行的清算系统无法实现。但是已经有部分券商开始通过与第三方银行绑定,通过借用银行支付接口接入人民银行支付清算系统,实现账户支付功能打通。例如国泰君安就通过与浦发银行的合作实现了账户支付功能间接实现。

 

5.3 盈利模式

一旦实现账户支付功能,除了能够沉淀大量非交易资金、增加客户粘性外,另一个重要意义在于获得了海量的客户消费行为、支付行为等具有重要行为特征的场景入口,大量的行为数据将可能获得累计,进而为开发消费业务、小微融资业务以及征信业务等数据依赖型业务提供坚实数据基础。

 

5.4 风险控制

综合服务型账户建设的风险来源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资金非法沉淀,即非法建立资金池。二是账户非法拆分,即Homs式的账户分拆配资功能。而为了防范相关风险则必须通过对账户资金往来的严密监控和账户风险隔离实现,特别是在拓展支付场景功能的同时,严格限制投资功能的异常创新。

推荐 9